西红柿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长生 > 第八百四十六章 西夜古城全文阅读

范景明知道长生身怀如朕亲临的御赐金牌,长生的话就等同圣旨,见长生主意已定,急忙躬身抱拳,高声领命。

由于范景明正在抬手抱拳,长生一瞥之下细心发现范景明的袖管之中露出了一截红色轴头,他经常接受圣旨,一眼便认出那截红色轴头乃是圣旨的一部分。

对于范景明身怀圣旨,长生也并不感觉意外,他甚至能够猜到圣旨上写了什么,此前皇上曾经派人来庆阳向他传信,得知他不在庆阳而是独自一人赶去南海阻击李焕宸,便开始担心他的安全,而自己与大头和余一自南海回返之后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派余一前往长安汇报战况,皇上便担心他是不是已经殒命南海,故此才会心急如焚的派范景明前来探查情况,范景明带有圣旨却没有取出来,说明这份圣旨只在他已经殉国的情况下才会用到,不出意外的话圣旨的内容应该是让范景明接掌庆阳兵权。

虽然猜到圣旨上写了什么,长生却并没有对皇上心生不满,因为他能理解皇上的心情,也能体谅皇上的难处,皇上相信的只是他自己,并不相信大头和李中庸等人,如果自己真的不在了,皇上势必会将庆阳的七万兵马掌握在自己手里。

短暂的沉吟过后,长生转头看向李中庸和陈立秋,“二师兄,你留守庆阳,为范将军接济粮草,南征所用粮草你可以直接自西域粮队抽调,耗用账目一定要记清楚,及时上报户部和兵部。三师兄,你为南征副帅,随范将军一同出征。”

待二人点头应是,长生又看向范景明,“范将军,眼下为洛阳皇宫挡煞所需的白虎灵骨我们还不曾找到,接下来我们还要往西北,正西,西南三个方位寻找白虎灵骨,待我们寻得灵骨就会立刻赶去助你,但我们不能一直随队南征,我还要赶赴洛阳接替张真人统兵攻打郑州,西线战事一旦结束,你立刻统兵东进,与我会合。”

范景明正色应是,与此同时满心钦佩的看了长生一眼,当年皇上首次密见长生就是他送的信,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他也都知道,身为皇上的亲信,没有谁比他更清楚皇上的疑心病有多重,也没有谁比他更清楚皇上是多么反复无常,但这么多年下来,长生一直与皇上保持着亲密的关系,也一直是皇上最信任的人,满朝文武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只有长生一人。

而长生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靠的也绝非运气,而是明睿豁达,进退有度,远的不说,只以庆阳兵权为例,长生猜到皇上的担忧便立刻主动交出了庆阳兵权,能够交出兵权已经难能可贵,最难得的是长生在交出兵权之时还做的行云流水,不见丝毫刻意,打完李茂贞立刻由他统兵东进,此举等同将庆阳的七万兵马顺水推舟的交给了朝廷。

交代妥当,长生也不多做耽搁,立刻与大头等人动身西去。

大头并没有驱乘白姑娘飞在高处,而是与释玄明同乘一骑,待得出城远走,大头方才开口,“王爷,您相信范景明说的话吗?”

“什么?”长生随口反问。

“他说他是来看看能不能帮上啥忙,我感觉这只是他的借口,”大头说道,“他的真实目的应该是来看看您是不是还活着。”

长生笑了笑,“这些并不重要。”

余一低声说道,“此人乃御前侍卫出身,领兵打仗实非其所长,您将庆阳的兵马交给他,福祸难料。”

“福祸本就难料,有些事情我们能够左右,但有些事情我们掌控不了。”长生平静开口,早在自极北与羽人交谈过后,他便隐约感觉自己归去之日不远,这段时间一直在抓紧时间安排身后之事,在此之前他一直担心自己离去之后朝廷不是那些藩镇的对手,也有心让杨开接替自己的位置,但经过范景明前来接掌庆阳兵权一事,他打消了这个念头,朝廷并不相信杨开和大头等人,既然朝廷不相信他们,也就没有必要让他们继续留下了。而他之所以让范景明平定李茂贞之后立刻率兵东进,也是为了让范景明在日后接掌洛阳兵权。

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大头等人能够与长生为伍,自然不会是傻子,众人已经通过长生近段时间的一些举动隐约察觉到了长生在安排后事,只是不愿点透说破,以免徒增怅然。

众人动身时是巳时,一路西行,午后进入戈壁,申时进入大漠,傍晚时分方才来到大荒异闻录所记载的西夜国。

西夜国乃是西域的一个小国,当年最鼎盛的时候也不过一万多人,当初这片区域并不是大漠,而是水草丰茂的草原,不过眼下这片区域已经被一望无际的黄沙给吞没了,早已无人居住,只剩下了夯土垒砌的光秃城墙和一片不曾被黄沙彻底掩盖的残垣断壁。

由于城池都由夯土搭建,没有石头自然也就不存在壁文,想要寻找可能存在的经书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探寻古墓。

长生虽然并不擅长堪舆风水,却也不是完全不懂,到了晚间观星辨位,很快便自城北找到了西夜国的墓地。

不同于中土的深埋,西域诸国埋葬亡人都很浅,通常不会超过七尺,己方众人都有紫气修为,想要探寻古墓也很容易,只需延出灵气探地感知即可,地下若有空间,灵气自有反馈。

太小的坟墓多为平民墓葬,没什么探寻的价值,只有大墓才可能有陪葬之物,经过半夜探寻,众人自大量古墓中选出了五座大墓,说是大墓,实则最大的也不过三丈见方,这里毕竟不是中土,并没有事死如事生的习俗。

探挖也不费事,只需移走上面的沙土,以灵气震破墓顶即可,墓中也没什么机关,亦没有耳室,墓里有什么一目了然。

长生并没有亲自下墓,只是提醒众人刻意留心竹简和写有文字的皮纸。

听得墓中传来了青铜器皿磕碰的声响,长生出言提醒,“不用检视青铜器。”

“上面有铭文。”释玄明的声音。

“有铭文也不会是一炁真经,”长生说道,“太上老君虽于商朝得道,但西行出关却是春秋时期,在此之前一炁真经并未现世。”

“老子一共活了多少岁呀?”大头的声音。

“老子寿止双甲,也就是一百二十岁。”长生回答。

“商朝到春秋好像不止一百二十年吧。”大头说道。

“不止,最少也有五百多年,”长生知道大头多有误解,便随口解释,“据道经记载老子是太上老君转世,除了老子,太上老君还有很多化身…...”

“找到了。”杨开的声音。

“我看看,我看看,呀,还真是一炁真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