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末世有座城 > 第五百五十八章 你的幸福全文阅读

宋子瑜的话直接让张儒林有些气结。

俗话说得好啊,打人不打脸!

如果按照以往的这种情况,张儒林能直接爆了对面那人的狗头!

道理很简单。

在甜水镇这片地方,没人敢这样和张儒林说话。

开什么玩笑?

张家的子嗣还需要别人来管教?

你丫是活腻了吗?

但……

现在的情况却是张儒林连轻易还嘴的胆子都没有。

若你要问为什么,那么这个道理也很简单。

因为这是从实力出发的对话。

在龙山督军强大的实力面前,张儒林心中深刻的知道,自己稍有不慎,就可能给自己的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几个呼吸之间,张儒林就做出了决断。

沉吟一声之后张儒林立刻笑着说道:“督军大人,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啊,您要是想替我教育晚辈,我是求之不得的呢,这简直就是我张家的荣幸……小豪,还不快快给督军大人磕头请安?”

说话间,张儒林还直接给了张小豪屁股一脚,示意自己这个不成器的侄儿赶紧的。

可怜的小冤种张小豪,此时已经给整傻眼了!

龙……

龙山督军?

张小豪做梦都不敢相信,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家伙,竟然是自己家主都忌惮的存在。

他怎么可能是督军?

这不可能在!

我是不是见鬼了?

在张儒林的目光注视下,绝望的张小豪最后一丝傲骨也被锤得个稀巴烂。

但听噗通一声响,张小豪跪在了宋子瑜的面前。

“督军大人,我错了!”张小豪喃喃道。

看着就像是犯人一样跪在自己面前的张小豪,宋子瑜笑了。

笑得很开心。

“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宋子瑜居高临下俯视张小豪问道。

“我知道……”

张小豪垂头丧气,宛如一只斗败了的公鸡:

“我自不量力,居然敢和督军大人您抢女人,我错得太离谱了。”

听到这话,宋子瑜笑道:“不不不,这是另外一笔账了。”

“那我错在哪里?”

张小豪懵了。

宋子瑜道:“你错在不该对我大呼小叫!就‏​​‎​‏‎‏‏‎‎​‏‏‎‎算是公孙丛云见着我,也得毕恭毕敬的说话,你居然敢带人来堵我,你说你错没有错?”

张小豪闻言算是彻底憋住了。

看来这位督军大人不是一般的小肚鸡肠啊,看来今天这一关,怕是难过了。

“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不识督军大人您的尊荣,冒犯了您,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一般见识……砰砰砰……”

张小豪脑壳猛磕地,之前的嚣张跋扈现在成了狗屁。

待到磕头磕得满是鲜血,宋子瑜这才淡淡说道:

“行,这件事情看在你家主面子上,我就饶了你!现在我们再来论一论这第二件事。”

听到这话,张小豪险些晕厥,而张儒林更是气得青筋直冒。

宋子瑜对这二人的反应完全当成了浮云!

叫来公孙婉儿,宋子瑜当着张小豪的面问道:“婉儿,你想不想嫁给他?”

公孙婉儿咬着牙说道:“这种纨绔子弟我死也不想嫁给他!”

张小豪突然抬头道:“你不嫁我可以,但你们家已经收了我的钱了……你总不至于讹我吧?”

在张小豪看来,自己真他娘的委屈极了。

公孙婉儿痛苦的捂住了脸。

“不就是钱的事情吗?赔钱就是了!”宋子瑜看着张小豪道:“你放心吧,钱少不了你一个子儿。”

这下张小豪彻底没吭声了。

宋子瑜又看向张儒林:“张家家主,你也知道婚姻这种大事关系两个人的一辈子,更关系家庭的和谐美满,还关系到下一代的成长,这种事情可不兴乱来的……你也是深受其害的人,应该理解我说的话吧?”

张儒林面色一阵青一阵白:“你这话什么意思?”

宋子瑜记忆里很好,记得当初王二给自己的情报。

这个张儒林有个长得不错的老婆,结果被公孙丛云这个妇女之友给看上了,双方经常在一起“深切交流”。

那时候公孙树仁还活着,张儒林屁都不敢放一个,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待到公孙树仁被刺杀公孙丛云率军出征了,张儒林直接把那女人卖进了窑子里给千人骑万人睡……

不过这种事情属于是甜水镇高层贵族之间的龌龊事情是不足为外人道的。

哪怕是公孙丛云这个当事人也不敢把事情拿出来说道。

但宋子瑜这一句话,直接就吓了张儒林一跳!

“你这话什么意思?”张儒林问道。

“嘿嘿,什么意思?你知我知就不点透了。”宋子瑜最终没把话说完。

在宋子瑜看来,这话说不说下去,效果都一样。

“看来宋督军是铁了心要管这门婚事了?”张儒林闷声闷气问道。

宋子瑜答道:“公孙婉儿我正用着,她的事情就是我的事,这件事情我管定了。”

宋子瑜一句“我正用着”,本意是指公孙婉儿是自己麾下的干将,殊不知这话说出口给张儒林和老公孙家的人听了去却又是另外一番意思了。

什么你都用上啦。

合着这姑娘都已经成了别人的人了。

这已经不能叫“生米煮成熟饭”了,这属于是洗碗水都喝了的结果呢。

事已至此还能说什么?

张儒林看了公孙婉儿一眼,心想这个女人就算是要回来了也不可能进自己张家的门,自己张家怎么说也是甜水镇的名门望族,断然不可能娶这么个水性杨花的女人的。

哼!

水性杨花!

想到这里,张儒林便对自己的侄儿说道:“起来,我们走!督军要没有别的事情,我们就先告辞了……”

但张小豪似乎还想说点儿什么:“叔,我可是给了钱的啊!”

张小豪还是不死心。

“给我有点出息,我张家还会缺女人?你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别人的洗碗水你都喝吗?”

张儒林鼻子都气歪了,拉着自己不成器的侄儿就要往外走。

此时此刻张儒林的内心是十分郁闷的。

但凡自己的儿子还有一个活着,也不用让这个么废物出来撑场面呢。

自己张家的脸都丢完了。

张儒林只想立刻离开这个地方,免得自己再受欺辱。

然而……

树欲静而风不止。

“站住!”

身后传来喊声。

张儒林心中咯噔一声,心想果然此事无法善了。

龙山乡下来的武夫,真的是太过分了。

咬着牙转身,张儒林看向宋子瑜,尽力用平静的语气问道:“不知龙山督军还有什么事要交代的?”

宋子瑜道:“张儒林,我告诉你一声,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双方就此解除婚约,我会让人退还公孙家收了的彩礼钱。”

张儒林点点头道:“如此甚好,那我就先告辞了。”

“慢着!”

宋子瑜道。

张儒林咬着牙问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宋子瑜道:“我话还没有说完,你很忙么?”

张儒林耐下性子,且听宋子瑜还要说什么。

但听宋子瑜道:“张家主,这次我承你的情,将来的任何时候,你若是有什么困难,可以直接找我,我还你这个人情。”

听到这话!

张儒林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你这话的意思?”

张儒林惊讶不已。

宋子瑜淡淡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张家,我们龙山罩着了,你听懂了吗?”

“你说真的?”张儒林的脑袋就像是被雷击了一般,又麻又痒还有点儿爽。

“我说的话还能作假?”

宋子瑜道。

随即,张儒林展现出了优秀政治家才有的变脸技术。

只见张儒林瞬间对宋子瑜展露出了真挚的笑容:“宋督军,张某平生没有夸过人,但您绝对是一方豪杰,我对您的佩服犹如界河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嘿嘿嘿嘿。”

宋子瑜脸上也露出了笑容,看来张儒林是个懂行的,自己给了他台阶下,释放了一点点善意,他总算是抓住了机会。

宋子瑜此举是有深意的!

自己需要将势力的触手伸进甜水镇,让自己的影响力在这里有一定的话语权,和张儒林合作绝对是不二选择。

自己有枪有人,张儒林有地位有家世,只要张儒林不傻,他会明白其中的好处。

张儒林人精也!

如何能补想到这一层。

于是双方再度凑在一起寒暄,但气氛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

宋子瑜一句口头上的承诺,对张儒林而言不啻于巨大的盟约加身。

这突如其来抛出来的橄榄枝,张儒林如果不小心翼翼接住,那只能说自己是白痴了。

双方越聊越亲切,仿佛好得跟一家人似的。

张儒林心中自然清楚,得了这么一个强大外援,牺牲个把女人又算得了什么?

如果能够让自己将来走上权力的巅峰,张儒林不介意把‏​​‎​‏‎‏‏‎‎​‏‏‎‎自己的老婆介绍给眼前这位督军大人!

不行,自己老婆年纪已经不小了,只怕是没有那个魅力,张儒林扼腕叹息,可惜自己没有女儿,不然今天高矮都要打个亲家。

……

再到分别的时候,双方好的就像是穿一条裤子一样。

“宋督军,以后你来甜水镇一定要告诉我,我当尽地主之谊好好款待你!”张儒林牵着宋子瑜的手保证道。

“那是当然!”宋子瑜伸手不打笑脸人。

随后张儒林看向了公孙婉儿。

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竟然不要脸的说道:“弟妹真是生得俊俏啊,搞得我见犹怜,我那不争气的侄儿的确不配你。”

这话说得公孙婉儿脸都红透了,就像是干了半斤老白干。

……

送走了张儒林,酒店外面的那些打手、家丁、吃瓜群众也都散去了,只剩下公孙婉儿一家老小眼巴巴的盯着宋子瑜。

这家人再蠢也都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很高,起码都是三四层那么高。

公孙婉儿的老娘此时叽叽喳喳叫唤道:“哎呀呀,难怪我家妮儿死活不愿意嫁给张家的那个小子,原来是钓上了金龟婿啊!我就说我生下的种不可能那么愚蠢,看来还是我肤浅了……你们都愣着做什么啊?还不赶快过来拜见姑爷!”

在老泼妇的招呼下,一群老张家的人朝着宋子瑜涌来,这是要见亲戚了呢。

老泼妇的这一波操作简直是令人感到节操碎裂。

公孙婉儿已经到了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了。

“妈,你够了!”公孙婉儿气得直跺脚。

然而!

公孙婉儿的老娘还没有表演完,她那哥哥又扑了上来。

“小妹,你出息了啊!什么时候成了督军夫人都不告诉我们一声?闷声闷气的太不懂事了。”公孙婉儿的哥哥比他老娘还要兴奋,看样子仿佛今天是他结婚一般。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宋子瑜看不下去了,再让这家人闹下去自己怕是要精神分裂了。

“你们几个,都跟我进屋。”宋子瑜撂下一句话之后直接返回了酒店。

在宋子瑜身后,公孙婉儿的家人一改之前对姑娘的凶恶,反而是嘘寒问暖。

“闺女,真是有你的,你为什么不告诉为娘呢?”母亲满脸红光的责问道。

“就是!婚姻可是大事,就算是你嫁给督军,也要明媒正娶……”公孙婉儿的老爹捋着胡子神神叨叨说道。

“小妹,以后我娶老婆成家立业就全靠你啦。”

她大哥更是脸都不要了。

太讽刺了!

本来公孙婉儿尚且处于自己家的家庭地位鄙视链的最底端,现在莫名其妙的就成了爹妈的宝贝儿,捧在手心里害怕跑掉,含在嘴里害怕化掉。

但不管怎么说……

公孙婉儿反正是被恶心得不行。

“都给我闭嘴!”公孙婉儿浑身颤抖的吼道。

这一声歇斯底里的咆哮,怔住了在场的众人。

“督军找你们谈话,你们最好摆正自己的位置,得罪了他,也别指望我给你们求情!”

公孙婉儿撂下狠话然后转身朝着酒店里走去。

老公孙家的一群人相互使了个眼色,然后赶紧跟了上去。

……

酒店包间内,宋子瑜端坐在正厅的沙发上,在宋子瑜的左右站着的都是凶神恶煞的龙山战兵。

这些战兵身上的血腥味和硝烟味不加掩饰,给人一种刚刚从战场上下来的错觉。

在这些龙山战兵的拱卫下,端坐正中央的宋子瑜就像是被小鬼们环绕的阎王。

见到宋子瑜的一瞬间,叽叽喳喳吵闹不停的老公孙家立马就老实了。

宋子瑜凝视着这帮人,然后一字一句说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但我劝你们最好收起你们的念想。”

这句话不带任何感情,几乎是打破了这家人所有的幻想。

“公孙婉儿生在你们这种家庭,是你们的幸运,却是她的不幸,所以……”

宋子瑜想了想继续说道:“我会充分尊重她的想法!”

“至于你们?你们有什么想法,有什么诉求,对我而言都没有任何意义!你们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去求公孙婉儿本人。”

“除此之外,你们休想要在我这里得到了一分钱的好处!”

“都给我带下去,别在这里碍眼。”

宋子瑜大手一挥,就差喊人滚了。

这下老公孙家的人完全明白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和地位什么的,全系于公孙婉儿于一身。

这正是宋子瑜想要的结果。

这家人想要过得好,那么就必须对公孙婉儿足够好。

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公孙婉儿在她的家庭取得绝对的地位。

自己这种做法,比揍这一家人一顿,或者是费尽心思说教都要有作用。

……

公孙婉儿是绝顶聪明的人,何尝不知道宋子瑜的安排是什么意思,这是要自己在家庭树立绝对的权威呢。

很快,在公孙婉儿的安排下,老公孙家的人心满意足离开了。

宋子瑜招来公孙婉儿,正要询问一下她怎么善后的,岂料公孙婉儿竟然直接给自己跪了下来。

“你这是做什么?”宋子瑜有些始料未及。

公孙婉儿嘤嘤道:“宋公子,您对我的帮助婉儿没齿难忘。”

宋子瑜扶起了公孙婉儿然后说道:“不用过于在意这些,你是我的同伴,我当然要好好的照顾你,就算是你的爹妈想要欺负你,也要掂量掂量。”

公孙婉儿激动的狠狠点头。

“那么,你是怎么善后的呢?”宋子瑜又问。

“我给了我的母亲一些钱,然后打发他们走了。”公孙婉儿说道。

“不够!”宋子瑜道。

“您的意思是?”公孙婉儿不解道。

“你是我的脸面,我不允许我的脸面被人看不起。”宋子瑜道:“我给你几个处理的建议,希望你能斟酌一下。”

“公子请讲。”

公孙婉儿凝神静听。

宋子瑜说道:“帮你哥哥把婚结了,虽然你哥哥是个无赖泼皮,但他是你的亲哥哥,代表着你的脸面,他丢人就是你丢脸,明白吗?”

“我懂!”

公孙婉儿点头。

“另外,你应该给你家改善一下生活,住在那种平民区,不适合你的身份。”宋子瑜又说道。

“我……”公孙婉儿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宋子瑜拿出一张金票放在公孙婉儿手中说道:“这是我们龙山和甜水镇贸易结算的款子,钱都暂存在甜水镇钱庄,你支取出来把事情办了。”

“这样好吗?”公孙婉儿有些激动,这算是拿公款给自己家买房子了,公孙婉儿做梦都不敢相信宋子瑜会对自己这么好。

“没什么好不好的,赶紧去办吧,我在甜水镇的时间很紧迫的。”宋子瑜叮嘱道。

“嗯!”

公孙婉儿赶紧点头。

接下来的两天,公孙婉儿都努力的处理着家中的事务。

在两天的时间里,公孙婉儿不仅替自己各个垫付了礼金和聘礼,还给父母在靠近湖心岛的位置购置了一座大房子。

现在,公孙婉儿在他们家的地位算是扶摇直上。

解决完了这一茬事情,宋子瑜便命令车队离开甜水镇,沿着开辟出来的道路朝着东边远去。

出了甜水镇,就是东部荒原。

沿着东部荒原往东走,就能够穿过荒原进入北方钢铁联盟的直辖领地了。

宋子瑜信心满满,徐英男,你可一定要等我啊。

宋子瑜心中呐喊。

……

东部荒原上黄沙漫漫。

一支破烂不堪的车队正在鸟不拉屎的荒漠之中艰难前行。

“什么狗屁地图,害人不浅。”

宋子瑜一把扔掉手中的兽皮地图,然后咒骂起来。

这一路行来真的是倒了血霉。

车队走出去不远就在路上遇到了罕见的沙尘暴。

恐怖的沙尘暴席卷车队,不仅让十几名手下没了踪迹,还破坏了好几辆机车,更要命的是连宋子瑜随军的向导都也失踪了。

这是非常致命的!

因为宋子瑜麾下的战兵绝大部分都出自龙山,对东荒的环境也并不了解。

剩下唯一还能依仗的只剩下唐坚和陈天行两人。

然而沙尘暴令众人短暂失去了方向,以至于误判了路线……

数日的跋涉之后,宋子瑜一行人食物和水源近乎断绝,而机车的油料也要见底了。

这绝对是做梦都想象不到的困境!

宋子瑜整个人都麻了。

现在自己就陷入了巨大的困境。

如果在所有的生存物资都用完的情况下还是无法找到补给点,自己这帮人就要完蛋了。

这种困境是非常折磨人的。

因为就算是宋子瑜武力值滔天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车队就这这样顶着莫大的压力又走出了好几天。

终于,食物被吃光了,但所有人还是没能找到补给点。

然后,绝望的事情摆在了众人面前:断粮了。

这可怎么办啊?

就在宋子瑜一筹莫展之际,天边出现了一道烟尘。

“好像是一支车队啊?”

陈天行眯着眼睛看向远方,忍不住惊呼。

“你怕不是饿得眼睛花了吧?”宋子瑜顺着陈天行的目光看向远方,突然跳了起来。

陈天行看的没错!

就在天际边,的确有一支车队正在缓缓前行。

几乎不需要宋子瑜提醒,唐坚带着两名龙山战兵便扑向了机车。

一阵烟尘过后,机车便朝着远方追了去。

……

祝波正在车上观察着前方的路况,身边的手下突然惊呼道:“队长,有车辆靠近!”

“停车警戒,保护好小姐。”祝波心中咯噔一声响。

以祝波的社会经验来估计,这片区域极有可能埋伏着强盗。

“祝队长,怎么回事?为什么停车了呢?”一个女孩出现在了祝波身后,用关切的眼神望着众人。

“小姐,您应该呆在安全的地方而不是这里。”祝波说道:“东荒的沙盗可是出了名的凶狠,他们可能对您这样鲜美的人儿可是十分在乎的。”

小闺娘被吓得面色惨白。

但祝波嘿嘿一笑说道:“不过小姐您放心,只要有我祝波一口气活着,就一定会保证您的安危。”

“多谢祝队长……”小姑娘使劲点点头,努力做出一副镇定的表情。

“对方多少人?”祝波脚踏黄沙,然后快速检查自己手中将自己的枪械取了出来。

“好像只有一辆车……”手下人的回答有些莫名其妙。

“一辆车?”

祝波迅速恢复了冷静,随即带着人朝车队外围走去。

此时车队已经按照祝波的命令围绕成圆阵,对外围严阵以待。

祝波不敢怠慢,口中叮嘱道:“小心一点,这可能是沙盗的计谋!这种鬼地方怎么可能会有正常人?”

车队的战士们纷纷点头道:“队长放心,这种阵仗我们见过,没人能奈何我们!”

“那就好!”

祝波看向身后,看到了一双正在偷偷关注的眼睛。

此时双方总算接触在了一起,祝波派人上去询问情况,然后满脸都是疑惑之色。

原来这帮人竟然在荒原里迷路了!

“希望你们帮帮忙,带我们走出东部荒原。”唐坚对眼前这名全副武装的中年人说道。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