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长生仙游 > 第八百六十一章:前世之事,今生之隔全文阅读

四人的眼中显露出了惊恐。

不过那位领头的却是在一瞬之间就冷静了下来。

“别慌,别……”

可他的话还未说话,却是忽眼前已黑。

目光望身旁望去,另外三人也是昏了过去,在片刻的挣扎过后,他也随之低下了头,昏了过去。

阴差上前,拱手以礼,说道:“见过先生,恶徒皆已伏诛,由先生处置。”

陈长生见此回礼道:“多谢阴差帮忙。”

阴差受宠若惊,连忙道:“先生客气了,这是我等应尽之责。”

不多时,阴差便退下了。

各自做该做的事,阴差晚上是最忙的,要巡坊间,一直到天明为止,因为晚上阳气弱,难免会有阴鬼或是邪祟作恶。

客栈里的陈长生看着面前昏过去的四人。

他想了想,却也没拿他们怎样。

拍了拍一人的脸,不多时,那人醒了过来。

“嘘。”

陈长生嘘了一声。

那人眼露惊恐,张了张口,却又没说出话来。

陈长生说道:“回去告诉你们头儿,让赵无极亲自来领人,不然陈某就将他们沉进西河里。”

那人连连点头。

陈长生随即也放过了他。

跑的很快,一溜烟就顺着窗户跑出了客栈。

陈长生却是看向头顶客栈的窟窿,一时间有些无措。

“这可如何是好……”

陈长生嘀咕了一声,说道:“要是让客栈掌柜知道了,陈某岂不是得赔钱。”

他摇了摇头,随即一人一脚将另外三人给踹醒了。

另外三人目光迷茫。

而方才与陈长生说话之人也在其中,他睁眼看到陈长生的那一刻就要摸刀。

可转头一看,那长刀却已碎在一旁,不成模样。

陈长生看了他们三人一眼,问道:“会修房顶吗?”

三人愣了愣,左右看看。

陈长生抬起手来,却听一人连忙道:“会!”

陈长生点了点头,随即指了指头顶,说道:“修吧。”

三人是茫然的。

他们三个人头儿也是有些无措。

可回想起方才,此人徒手接白刃,甚至折断长刀,又忍不住一阵后怕,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他却也不曾见过这般厉害的人。

最让他感到诡异的,还是最后不能动的时候。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什么妖法不成?

但他知道的是,无论能不能想出结果来,自己今天肯定是栽了。

陈长生见他们三人动身,又开口道:“对了,你们跑吗?”

三人愣了愣,连连摇头。

“不,不跑。”

陈长生点头道:“上道。”

他也没威胁什么,随即就躺在床上,瞧着这三个人有些愣神,他又唤道:“愣着做什么,修屋顶!”

“好,好……”

三人这才动身,收拾起了地上的瓦片,接着就顺着窗户爬到了楼顶修起了屋顶。

他们甚至都忘记自己今天是来干嘛的了。

半夜的。

芸香屋里的狸花听到了动静。

便顺着窗户跑去了陈长生的房间。

她一眼就瞧见了那屋顶上的人。

狸花连忙跑到陈长生身边,惊呼道:“陈好人,屋顶上有人!有人!”

陈长生看向它,说道:“狸花这么晚还不睡?”

“屋顶上有坏人!”

“那不是坏人,是陈某叫来修房顶的。”

狸花愣了愣,有些不解。

它这才注意到烂了的屋顶。

“怎么破了?”

“风刮的。”

“哦哦……”

狸花也没细问。

它跑到陈长生怀中蹭了蹭,随即趴了下来,说道:“芸姑娘没有陈好人暖和。”

陈长生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随即笑道:“睡觉你还挑地方?”

狸花说道:“就是一说。”

陈长生摸了摸狸花的脑袋,说道:“这话你可不能跟芸姑娘说,芸姑娘会不开心的。”

“为什么?”

“陈某不见老,但芸姑娘却不同,岁数大了,难免就像是狸花说的那样,不暖和了。”

狸花明白了过来。

原来人老了,就会不暖和吗。

它顿了顿,问道:“芸姑娘为什么不修行呢?陈好人为什么不教芸姑娘修行?”

陈长生说道:“对于芸姑娘而言,安安稳稳的渡过一生,是她所想的事,而且,修行她自身本就明白,也无需陈某去教。”

竹柒留下的记忆里,不知有多少与修行相关的东西,但时至今日,芸香都从未修行过,一年一年老去,过着平凡的日子。

狸花眨眼道:“为什么呢?芸姑娘不是喜欢陈好人吗,喜欢不是就要一直在一起才会开心吗?”

陈长生听后愣了愣,问道:“这你听谁说的。”

狸花又是眨眼,问道:“芸姑娘不是你的老相好吗?”

陈长生无奈一笑,却是被这猫儿给逗乐了。

同样的话,却是会被逗笑两次。

狸花一顿,反应过来道:“啊,我知道了,陈好人肯定还有别的老相好对不对!唔,如意说的没错,有坏男人!”

陈长生伸手敲了敲狸花的脑袋,说道:“什么有的没的,陈某哪里是坏男人了,再说了,也没有什么老相好,没有。”

狸花摸了摸脑袋,问道:“芸姑娘不是你的老相好?”

“不……”

陈长生顿了一下,话却止在了这里。

他叹了口气,说道:“算是吧。”

狸花见他话音忽变,却是有些不明白,问道:“什么叫做算是?”

陈长生摸了摸它的头,笑道:“你跟着如意久了,性子也有些像如意了。”

狸花思索了一下,问道:“不好吗?”

陈长生摇了摇头,说道:“没不好。”

狸花哦哦两声,随即又问道:“陈好人还没说呢,为什么说算是?”

陈长生解释道:“陈某跟芸姑娘,本就是有缘无分的两个人,其实相比而言,前世的纠缠,今生应当圆满才是,可在我们二人之间,前世之事,却成了最大的阻隔,有些话始终都说不透,有些事也始终都讲不明白。”

狸花听的有些脑袋大,“唔……”

陈长生摸了摸它的头,说道:“猫儿少去想这些事情。”

“想什么?”

“没什么。”

狸花狐疑的瞧了他一眼,不太理解。

夜里屋顶上传来窸窣的声音,三人在寒风中受冻,小心翼翼的盖好每一篇瓦片,那背影萧瑟,还显得有些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