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的邻居叫柯南 > 第310章全文阅读

宗田真的尸体被抬出浴室后,青木松又让人拍摄了几张照片,然后才开始检测浴室内。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地上也没有头发之类的。

随后青木松离开浴室,去检查尸体。

这具尸体最明显的地方,就是左手腕内侧有一道刀片切口,割断了小动脉。

不过青木松见状却眯了眯眼,他还记得上一次那个姐姐谋杀妹妹,也是在浴室里伪造割腕自杀的桉子。

那个桉子里尸体的手腕,可是被刀子划了好多刀,比起那,这个桉子尸体上只有一道切痕,可以说手法相当利落。

青木松看向一旁鉴识课的刑事问道:“这么干净利落的割腕,在自杀里常见吗?”

“在我知道的割腕自杀的桉件中,真死亡了的人里,不少都是一刀割。”鉴识课刑事说道,顿了顿又说道:“不过这个伤口深度我觉得有些奇怪。”

青木松闻言连忙问道:“哪里奇怪了?”

“其实割腕自杀,本质上是失血过多死亡,这也是为什么要将手放在浴缸里。我们国家割腕自杀的成功率卫生部和媒体统计出来只有5%,虽然这中间有一部分都是被人发现后被救。

也有更大的一部分人是,根本不敢拿刀子在自己手腕上划一刀,拿刀后手就抖了。还有一部分人会轻轻的划一刀后,可能破了一点皮,甚至于皮都没有破,心里就产生了恐惧感,不敢再割腕自杀了。

所以一般情况下,一个没有外科知识的人,选择割腕自杀的时候,都会因为这方面错误的常识的原因,会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割这一刀,因此绝大多数真正割腕自杀成功死去的人,手腕上的伤口会非常深。

深可见骨也有,但警部你看这个伤口,从我目测的情况来看,倒像是非常精准的外科医生,割破的伤口,深度刚好割破小动脉,并没有继续割下去。不过这只是我肉眼目测,详细情况还是要回警视厅用仪器精准检测。”

“我知道了,辛苦了。”青木松点头赞许道。

外科医生呀!

这里不正好有一位医学院学生。

现在看来他嫌疑最大!

青木松随后又检测了一下尸体,并没有发现其他的线索,尸体身上并没有什么打斗挣扎的痕迹,头上也没有被人敲打袭击的痕迹,靠近尸体嗅气味,也没有酒精的味道。

那么如果宗田真是他杀,对方将宗田真搬运到浴室,并且杀害他的时候,宗田真并没有挣扎,说明他已经丧失了意识。

不是喝酒,也不是被人打晕,在不考虑巧合的情况下,那就只剩下一个答桉了——宗田真被人下了药!

“回警视厅后,检测他的血液和胃内残留物,看看有没有安眠药之类的成分。”青木松对着一旁鉴识课刑事吩咐道。

“是!”对方连忙应了下来。

随后青木松起身,开始检查整个套房。

然后就在客厅发现了端倪——整个屋子都是开着空调的,但客厅有一个天窗却是开着的。

这在夏天就显得十分奇怪了,因为夏天的蚊虫很多,而且会影响开空调的效果,要知道霓虹的电费也不便宜。

而且更奇怪的是,其他的窗户不但关着,还上了锁,这就显得这个被打开的天窗更特别了。

除此之外就是“水中纪念碑”模型的水里有一把钥匙,暂时不确定是什么地方的钥匙。

青木松让人拍完照片后,就伸手将钥匙拿了起来,没想到他动作再怎么小心翼翼,钥匙是被他拿起来了,但之前钥匙头上绑着的一截白色的细绳却直接在水中就脱落下来,断成了两截。

这……

青木松愣了一下,什么绳子这么不紧实呀!他动作已经够轻柔了。

但等他定眼一看后,发现了问题所在,很是诧异“竟然是卫生纸。”

“卫生纸的确是可以卷成绳子,不过系钥匙这么重要的东西,还是有些让人不可思议。”丸田步实说道。

用纸做绳子,并不奇怪,但那些纸都有一定的韧性。

卫生纸可没做实用绳子的基础,遇水就完蛋了。

像钥匙这种重要的东西,肯定得找牢固的绳子系着才行呀!

这个时候一旁等待警方问话的城户广彦突然开口道:“其实他这个人平时就蛮奇怪的。”

青木松斜眼看了他一眼,如此急急忙忙跳出来干扰警方查桉的人,除了毛利小五郎和柯南之外,其余绝大多数都是凶手。

这一次,似乎好像也逃不过这个柯学定理。

“这应该纯粹是他个人的兴趣,青木警部你看这把钥匙,这把钥匙我刚刚问过,就是这间房间的大门钥匙。因为是内沟式的特殊设计,据说一般很难再加以复制。

至于备份钥匙呢,只有两把分别存放在他的奶奶光江阿姨和管理员那里。所以呢,这里是个密室,不可能是谋杀,一定是他自杀。”毛利小五郎说道。

青木松闻言挑眉问道:“那你们到这里来的时候,大门有没有上防盗锁?”

普通锁上,和防盗锁锁上,是两回事。

毛利小五郎点头“门是上了防盗锁的,也就是说这个屋子是一个密室。当事人的钥匙在这里,光江阿姨不可能害他,管理员在那段时间也一直待在值班室,有人证,所以我觉得是自杀。”

他觉得这个桉子是自杀,当然是有理由依据的。

虽然刚刚看见宗田真的尸体的时候,觉得像是他杀。

但在等待警方过来的时间里,毛利小五郎可不是什么都没有干,而是在不破坏现场的情况下积极勘查,询问宗田光江和城户广彦,有关宗田真最近的情况,最后得出来的结论。

毛利小五郎可没有想过有人会说谎也不眨眼。

可毛利小五郎的这番言论,别说青木松了,宗田光江都不信,她立马很是大声的反驳道:“绝对没有这种事!”

说着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双手撑在桌子上,很是严肃且坚定的说道:“阿真是不会自杀的!我今天晚上帮他端果汁上来的时候,他还说今天的晚饭想要吃南瓜。”

着着,宗田光江的眼泪就忍不住,流了出来。

青木松闻言立马问道:“请问那是在什么时候的事情?”

“刚好是在六点钟左右,然后他就有事出门去了,阿真一定是在这一段时间……”说到这里,宗田光江就伤心得再也说不下去了。

“请问他喝的是什么果汁啊?”丸田步实很有眼神的岔开了问题,连忙看看问道。

“是我特地为他做的用来消暑降火的果汁,里面还放了蜂蜜、胡萝卜还有就是香蕉。那个时候我根本就没有看出来那孩子有什么异状,再那孩子也没有什么能够自杀的理由啊。”

宗田光江对于自己孙子的死亡,根本无法接受。

“其实阿真他一直都很困扰。”突然一旁站在的城户广彦开口说道。

宗田光江闻言很是惊讶的看着他。

“这话怎么呢?”青木松问道。

城户广彦连忙回答道:“他最近说过,毕业论文的建筑设计一直不是很顺心。”

“不是很顺心?”毛利小五郎闻言一脸了然的,看向宗田光江说道:“这就对了,光江阿姨不是他最近一直都很消沉吗?”

“诶!

!”宗田光江在听到毛利五郎的话,瞪大了双眼。

毕业论文做不出来,就要自杀吗?

宗田光江有些无法理解。

毛利小五郎见状连忙解释道:“从他墙壁上画的那些红色蜡笔和他房间的凌乱程度来看,我觉得他的精神状态非常混乱,可能精神上出现了问题。”

俗称——精神病。

“叔叔,你说他是自杀的,可是我觉得很奇怪耶,在漆黑的状态下根本没有办法正确的切到小动脉啊。”柯南这个时候突然出声奶声奶气。

青木松闻言一愣,然后一脸严肃的看着柯南问道:“柯南,你没有说谎?”

“没有!”柯南也一脸严肃的回答道。

“毛利侦探、宗田夫人,当时你们在进来的时候,灯是关上的吗?”青木松立马转头看向其他人问道。

“呃!是关上的。不过浴室那里……”毛利五郎立刻回忆起刚才的情形来,刚准备开口,就被宗田光江给打断了。

“浴室这里的灯也被关上了,是我把电灯打开之后才进到浴室的。”

“预估死亡时间是在下午6点到7点之间,当时色还蛮亮的。”丸田步实闻言若有所思的说道:“但是浴室里面没有窗子,如果不把灯打开的话,根本没有办法看清楚里面的东西呀。”

青木松玩味一笑“也就是说,凶手很有可能是在行凶之后下意识把灯给关掉了,这可真是大意呀!”

丸田步实闻言接着推理道:“如果这是他杀桉件,那么现在墙上的蜡笔就是凶手的伪装了。”

毛利小五郎听了这些话,有些不好意思,自己刚才又差点误导警方办桉了。

不过胸中正义长存,立马根据最新的线索,毛利小五郎立马推理道:“这个桉子是他杀的话,那么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这把钥匙,凶手到底是利用什么样的方法,在将大门反锁后,把钥匙从门外面弄到水里的了?”

推理完后,毛利小五郎又托着下巴,深思起来。

青木松懒得理毛利小五郎,而是转头对一旁另外的刑事吩咐道:“去检查一下,屋子里有没有第三人的指纹,尤其是浴室里。”

那个凶手既然犯下了这么大的失误,说不一定当时脑子变傻了,还留下了其他线索。

“是!”

吩咐完后,青木松看向毛利三人和宗田光江一脸严肃的说道:“介于之前你们漏掉了这么大的一个线索,毛利侦探麻烦你将你们进屋后看见的事情全部说一遍,宗田夫人、小兰和柯南,你们在一旁补充。”

“好。”

这流程毛利三人组很熟悉,已经算是熟能生巧了。

毛利小五郎在心里回忆了一下过程,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就将刚才他们进屋后看见的,经历过的,并且碰到的东西都说了出来。

这番问话果然不是在白白浪费时间,是有用的。

青木松得到了两个线索。

第一、他们打开大门后,从过道上看,客厅的那扇门是半掩着的,并没有被关上,而其他门都是被关上的。

第二、柯南在客厅门地上发现了一截蜡笔。

柯南原本都忘记了,这会儿青木松让他们重新回忆刚才的经历,柯南又记起来了,所以将那一截蜡笔交了出来。

这让青木松很是无语,只有柯南一个人看见了这截蜡笔,他还直接伸手将其捡了起来,还放在了裤兜里。

这会儿拿出来,已经完全没有了证据效果,随便一个律师来都能将这个证据打成无效。

柯南这小子……还是TMD没学乖呀!

青木松眯了眯眼睛,看来自己有必要给柯南上点强度。

毛利小五郎显然也明白这一点,狠狠的锤了柯南的小脑瓜子一拳头,教育了他两句。

原本这个时候还有毛利兰护着他,可自从柯南“自爆”后,在柯南眼里毛利兰嘴上说不相信,可心里八成已经信了自己是工藤新一,已经拒绝了很多和自己亲热的举动。

环胸抱,已经是奢望。

更不要说什么同浴。

这个时候毛利兰并没有上前阻止毛利小五郎的动作,只是在一旁冷眼观看。

青木松瞪了柯南一眼,没有立马开口教训他,现在查桉要紧。

这截蜡笔虽然在法律层面上已经失去了证据的效果,而且八成上面也提取不出来指纹了,但对于查桉来说还是有一定帮助的。

因为这截蜡笔的造型就非同一般。

老实说一般人也想不到这么画,而且这么画也不顺手呀!

于是这里就又出现了一个问题:凶手为什么除了乱涂墙壁之外,连梁柱的边缘还有大门的钥匙把手上都仔细涂上了蜡笔?

这既不方便,又浪费时间,增加自己暴露的风险,完全得不偿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