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沧浪山庄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相见恨晚(一)全文阅读

两年后。

A市大北山监狱。

六十岁的男人被公认为第二黄金期,可是对李翔楠而言,六十岁已行将朽木。他犯了很多罪,重罪,由于投案自首,并向警方提供妻子方秋燕转移诈骗款等罪证,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他的大义灭亲行为得到很多赞誉,也得到很多鄙夷。赞誉的认为他良心未泯,还社会和众多受害者一个公道;鄙夷的认为他仅仅为了减刑而将妻子推入火海,终究是个薄情寡义之徒。

赞誉也好,鄙夷也罢,李翔楠并未觉得有什么两样。不仅如此,就连重判还是轻判也觉得没什么区别。一个行将朽木的人,还在乎在监狱里多呆几年少呆几年吗?其实外人并不知道,他之所以揭发方秋燕,并不是为自己,而是和梁天宇作交换。梁天宇说只要他向检方陈述方秋燕转移诈骗款事实,他的儿子就会逃过一劫。在保儿子还是保妻子的抉择中,他只能选择前者。当然,他是个心思缜密的人,不会被梁天宇的三言两语所蒙蔽所左右。他经过认真思考,一方面觉得梁天宇救助儿子的计划并非天方夜谭,可以去试试;一方面觉得方秋燕的所作所为迟早会暴露,即使他不揭发,梁天宇杨筱雪等人也不会放过。随着他的倒台,随着方志新的覆灭,方秋燕绝不会成为幸存者。他相信方秋燕为了儿子会做出同样的抉择。

李翔楠锒铛入狱,从人生的顶峰跌入万丈深渊,长长舒了一口气。他知道这是他人生不可逾越的关口,早一天到来早一天解脱。他没有怨天尤人,没有悲伤恐惧,只求了无牵挂地死去。然而他做不到了无牵挂。他还挂念着儿子,希望儿子能逃脱厄运,能过上平平安安的生活。虽说监狱被高墙铁门深锁,却没有与世隔绝。他的亲朋好友,他的同事,得到他的重用得过他的好处的,并不都是冷血和人走茶凉的人。他们来监狱看望他,慰藉他,尽管没有多少实际意义,还是感到些许温暖。其实他最想知道的是儿子的事。儿子是他愧对的人,是他无论如何都放不下的人。他请求探监人多关注他的儿子,多提供有关儿子的消息。如他所愿,以后来探监的总能带来一些儿子的消息。儿子的消息如同一针一针的强心剂,支撑着他活下去。儿子的消息有好有坏,好消息让他激动兴奋,坏消息让他如坐针毡惊心不已。最致命的消息是儿子拒绝解救,声言要为死者一命偿一命。最高兴的消息是儿子在梁天宇的陪同下去国外做复原手术,而且有照片为证。儿子又变成原来的儿子了!儿子又变成有血有肉活生生的儿子了!从那以后,儿子的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儿子不断立功,立大功立特工,儿子的刑期由无期变成两年,出狱指日可待!老天!儿子终于走出泥沼了!李家终于有后了!他李翔楠终于熬出头了!他一改以前的消沉迷茫和忐忑,眼前一片光明。他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至少要活到儿子出狱那一天。

苍天不负有心人,李翔楠终于等到了那一天。

夏末秋初,天气依然炎热。早上,李翔楠洗了澡,刮了胡须,换上新的内衣内裤和外套。这是他早就准备好了的。管教给了他一天特假,允许他出狱和家人团聚。当他恍恍惚惚走出大铁门,迎面跑过来一对青年男女。儿子!不管儿子有多大变化,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十三年,整整十三年,父子相隔十三年后终于见面了!十三年前,儿子还是个中学生,以梁天宇的名义去了M国,去了沃尔罗中学。一年后,儿子莫名其妙地回国,途中被王雪峰刘大壮当成逃亡的梁天宇抓获。儿子被关进山庄别墅,关在只有八平方米的小房间六年之久。如果没有杨筱雪,儿子早已死在王雪峰刘大壮的枪口下。他憎恨王雪峰,憎恨刘大壮,更憎恨自己。儿子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被抓被关,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如果儿子被杀,他就是杀死儿子的主凶。他的一生做过很多对不起别人的事,最对不起的就是儿子。对此他流了很多悔恨的眼泪。如果时光倒流,他愿意用自己的命换取儿子的命;只要儿子活着,只要儿子能过上好日子,他就算上刀山下火海也值了。如今儿子刑期已满,他盼着和儿子见面,又害怕和儿子见面。

“爸,儿子儿媳看您来了。”

儿媳?儿媳?李翔楠哆嗦着嘴唇,重复着仿佛来自天外的声音,眼窝里滚出了泪水。

“爸,我是您儿媳孙晓燕,早就想来看望您老人家了。”

李翔楠擦了擦泪眼,仔细打量着孙晓燕。不知怎的,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又漂亮又讨人喜爱的少女。也许是太兴奋了,也许是冥冥之中有人向他伸出了温暖之手——在这电火雷石的瞬间,他竟然想起一件尘封三十多年的旧事。那是他一生之中为数不多的至黑至暗的时刻。那天他和相爱多年的初恋分手,失魂落魄,满怀悲怆。在昏暗的马路上,他信马由缰地走着。他来到了一家歌舞厅,几经犹豫走了进去。歌舞厅灯光璀璨,音乐声从四面八方袭来,冲击着他麻木的神经和窒息的心脏。舞池里一对对的青年男女翩翩起舞,场面十分火爆。他叹了口气,正要离开,却发现了一张靓丽抢眼的面孔——杨钰茹!在这一刹那间,他那麻木的神经又活络了,他那枯萎冷却的心脏又复燃了。他不顾一切地跑过去。他要拥抱她,要和她翩翩起舞,要和她彻夜狂欢,要和她迎接明天的日出。他正要张开双臂,却发现那少女不是杨钰茹。少女比杨钰茹小很多,似乎是个中学生。他虽然很失望,却对她很好奇,上前搭讪,请她跳舞。看得出,她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女孩,或许和杨钰茹一样,也来自万千大山之中。少女面带羞涩,推脱不会跳舞。少女或许真的不会跳舞,或许把他看成是放荡公子。经过交谈,他知道少女叫赵玉凤,来自K县,在A市找工作受挫,正准备打道回府。他对她产生了好感,问她愿不愿做家政服务。少女听说他是经贸大学的学生,顿时消除了戒心,并欣然接受他推荐的工作。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她已经成为方秋燕家很受欢迎的小保姆。半年后,小保姆不辞而别,自此音信全无。而眼前的儿媳孙晓燕,和当年的小保姆倒有几分相像,遂勾起他一段莫名其妙的联想。

“上车吧爸,家里人都等着您呐。”

李翔楠上了儿子儿媳的车,不知道他们说的“家人”都是谁。

李翔楠大瞪着双眼,贪婪地看着他所熟悉的城市。汽车没有回家,直接去了一家星级酒店。

“爸,到了。”孙晓燕打开后车门,搀扶李翔楠下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