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明:让你赈灾,你往锅里掺沙子? > 第328章 这是叛军?拿着火铳的叛军?!全文阅读

安南军营。

使者蒋杰圆满完成任务,被宰相胡季犛火速提拔到正五品的户部郎中,有些志得意满。

在想到傅友德的话后,他决定将此事告知胡季犛。

“相国大人,小人在见到那名大明将军后,他向小人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哦?不知他说了什么?”

原本哈哈大笑的胡季犛,骤听此言,笑容顿时僵在脸上,不悦的问道。

蒋杰语速极快的回答:

“那名将军询问小人,咱们国内是否有叛乱?”

“什么?他怎么会知道咱们国内有叛军?”

胡季犛和陈哲平大惊失色,他们没想到,明军居然连这种事情都知道。

“大人,不止如此,他们甚至还知道,咱们国内叛乱参与的具体人数。”

蒋杰的下一句话,让胡季犛和陈哲平更是如遭雷击,瞳孔剧震。

“这明军是不是在我们国内有奸细?”

许久之后,陈哲平好似想到了什么,缓缓开口询问。

胡季犛想都没有想,就一口咬定,“这是肯定的,要不然明军怎么会这么清楚咱们国内的动静。”

“好呀,我就说上一次的偷袭如此隐秘,居然还被明军埋伏,原来是咱们中出了一个内鬼。”

“千万不要让本相知道那人是谁,要不然本相非得把他碎尸万段。”

胡季犛的语气森寒,蛇蝎一般的目光,缓缓扫视全场,如同毒蛇盯上了猎物一般,让人不禁毛骨悚然。

蒋杰此刻已经有些后悔刚才的多嘴,正要开口告辞,却被胡季犛猛地盯上,“蒋郎中,你没有胡言乱语吧?”

“大人明鉴,我对安南忠心耿耿,日月明鉴,绝不敢有二心!”

蒋杰急忙澄清,生怕晚了一时半刻,被胡季犛拉出去给剁了。

胡季犛并没有放过蒋杰,反而继续问道:

“那明军将领除了说咱们国内有叛乱之外,还说了什么?”

“他还问小人,是否需要他们大明的帮助,被小人婉言拒绝了。”

蒋杰将在明军大帐之中经历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向胡季犛给说了一遍。

说到最后,胡季犛脸色才稍微缓和,冷声道:

“我安南国内的事情,不需要大明来插手,区区二十万乌合之众,根本不值一提。”

“明军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每天在江面监视,只需要安稳送走明军即可,其他事情我们不需要过问。”

胡季犛对此事下了最终结论,其他人都乖乖的闭上了嘴巴,直到最后即将散会之时,胡季犛又冲陈哲平说道:

“王上,安南国内最近民怨沸腾,请王上下罪己诏,以安抚民心。”

这才是今天的重头戏,胡季犛就是要结结实实的把搜刮百姓这个屎盆子,扣在陈哲平的头上,为他日后更进一步,打下最为坚实的基础。

“胡爱卿,此事虽然是寡人下的旨意,但那也是为了安南,只让寡人一人下罪己诏,是否失之偏颇?”

陈哲平自然也不想背锅,毕竟搜刮百姓的主意,是胡季犛出得,跟自己没有一点关系。

不过陈哲平的话,刚刚落下,原本安静的文武大臣,却是直接跪在了陈哲平的面前,大声说道:

“请王上下罪己诏,安抚天下百姓。”

一股悲愤涌上心头,满朝文武,居然没有一个是忠臣,这让陈哲平只感觉既愤怒,也无比的悲凉。

“寡人...寡人...寡人下罪己诏。”

屈辱,不甘,愤怒,种种情绪涌上心头,但是最终却只化作一声妥协。

胡季犛志得意满,亲自为陈哲平起草罪己诏书,龙飞凤舞一气呵成。

随后,胡季犛没有一丝犹豫,自己盖上了王玺,发布天下。

...

河内府。

兵部大臣赵然为了尽快平定南部叛军,日夜兼程,每天只休息两个时辰,其他时间全部都在赶路。

海防港距离河内,不过四百里,为了能赶在叛军抵达之前,赶到河内,赵然只能如此拼命赶路,才能提前赶到河内。

好在这一路上都是平原地带,行军极其顺利,经过两天两夜的赶路,最终赵然还是在龙兴路堵住了安南叛军北上的道路。

龙兴路地处河内东南一百五十里,不过一天半的路程,如果不是赵然及时赶到,此刻恐怕叛军已经席卷整个河内府。

赵然抵达之后,就派人四处查看军情,不得不说,身为安南的兵部大臣,赵然还是有两把刷子。

截住叛军的赵然,并没有仓促出兵,而是先在险要处,立下营寨,确保自己先立于不败之地。

而后就是哨骑四出,誓要将这些叛军的情况摸清楚之后,再进行进攻。

正所谓,知己知彼,方可百战百胜。

很快,哨骑探查的消息就传了回来。

叛军的确人多势众,且衣衫褴褛,一点也没有军队的样子。

但是在叛军的首领,却好似并不简单,叛军构建的营寨绵延数里,看上去杂乱无章,但是却首尾相连,相互依仗。

对于这个发现,赵然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这叛军首领能拉起这么大的队伍,而且从海城港一路北上,攻府破县,所向睥睨,肯定是有些能耐的。

但是也到此为止了,如今遇到他赵然,肯定要将此人碎尸万段,方才能起到威慑作用,让安南的百姓明白,贱民就是贱民,敢造反者,全都要斩尽杀绝。

赵然在观察了两天之后,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情况,随即决定,明日十万大军齐出,与明军决战。

第二日,赵然意气风发的率领十万大军,于河内平原列阵迎战叛军,意图一战将二十万叛军击溃。

叛军将领也丝毫不惧,将二十万叛军全部给拉了出来,与赵然相距三里列阵。

秋风萧瑟,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在大战之前,赵然还特意派人前来劝降,但是却直接被叛军的首领,断然拒绝,甚至差点被人射杀当场。

赵然气的七窍冒烟,果断下令,全军突击,他要将这些泥腿子全部碾碎。

双方阵列缓缓靠近,安南军一方阵列整齐,全部身穿黑色军装,看上去气势非凡。

而叛军这边不仅是阵线七歪八扭,甚至大部分人身上都没有衣物蔽体,完全不像是一支军队,反倒是一群乞丐。

赵然指着混乱的叛军阵列哈哈大笑,在他看来,等到双方交战的那一刻,就是这些泥腿子死无葬身之地的时候。

但是就在双方距离不过一百步的时候,叛军的前列队伍突然崩溃,暴露出了后方的队伍。

起初赵然看到叛军前军崩溃,还是满脸的讥讽,他觉得这是叛军扛不住自己大军的压力,直接导致了前军的逃跑。

就在他觉得此战毫无悬念的结束时,却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这些叛军前军虽然崩溃,但是却是从阵列两旁开始后撤的,而后续的叛军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而在仔细观察之后,赵然甚至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后队的叛军,简直跟前列的叛军判若两人。

如果说前队的叛军是一群乞丐,那么后列的这些叛军,就是真正的精锐。

这些人步伐整齐划一,面容坚定,虽然身上穿着的破破烂烂,但是丝毫不影响他们身上的气势。

见到这副模样的叛军,赵然心中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精锐?

不过如今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双方大军距离再一次拉进,眼看着就要进入八十步弓箭手攻击的距离时,战场之上突兀的响起一阵阵爆豆的声音。

“砰砰砰!”

赵然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在哪里听到过,只觉得心中无比的惊惧。

他的直觉告诉他,大事不妙,跑!立即向后逃跑!

不过赵然很快镇定了下来,他的理智压住了恐惧,只是这种理智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他看到了熟悉的一幕,而这一幕就在前不久刚刚发生。

爆豆声此起彼伏,而伴随着爆豆声的响起,战场上开始硝烟弥漫,而在叛军对面的安南大军的弓箭手,却是胸口纷纷绽开血花,不可思议的瞪大着眼睛,缓缓的倒了下去。

“明军!!是明军!!快逃!!”

不知道是谁在战场上,吼了这么一嗓子,而后安南史上最为壮观的一幕,也在此刻上演。

只见原本成建制排成严整队形的安南十万大军,仅仅在交战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就开始溃退,所有人都是疯了一般向后逃跑。

他们这个时候,想到的是,上个月那个惨烈的夜晚,那种被明军支配的恐惧,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噩梦。

赵然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变化,他的亲卫却是直接拉着赵然开始向后逃窜。

等到他反应过来之后,大怒不已,转身想要止住大军的溃退之势,只是兵败如山倒,在将近十万的逃兵面前,赵然一人的力量根本可以忽略不计。

即便赵然放声大喊,仍旧没有人愿意停下来脚步,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已经彻头彻底的败了,如果跑不过身边的袍泽,被俘虏的就会是自己。

而赵然见没人理他,直接拔剑砍杀了两名士兵,打算以此震慑军心。

但是他的行为,却为自己惹来了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