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玄学王妃算卦灵,禁欲残王宠上瘾 > 779:小丫头,就凭你也想羞辱我吗!?全文阅读

张单也不恼怒。

他承认,自己就是无耻。

“喂他服下!”张单威胁夫妇两人。

汉子本是有一丝的庆幸,没想到还是如此结果。

他眼含泪光,看了眼断气的儿子,最终是狠下心来,要把丹药塞进善渡的嘴巴里。

善渡现在别无他选。

如若他不服用,这对夫妇也得死在这里。

他已经牵连到他们的儿子了,绝不能将他们也害死了。

明明是绝佳的丹药,能够治疗他的内伤,缓解他的痛楚,但他却觉得难以咀嚼,内心痛苦,充满了煎熬。

也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少年的灵魂飘起。

登时,善渡泪如雨下,自责不已。

少年见状,还对他说:“善渡大师,我的命本就是你救的,我不后悔,你也别自责。”

“对不住……对不住……”善渡低着头喃喃念着,“你是因我而死,我充满了业障,难以洗清!”

张单知道他们这些和尚,都有佛眼能看到鬼魂。

自己在司马歆那儿受了气,正好就玩弄玩弄善渡。

“是啊,你的业障不止如此呢。”

他说着,袖子一挥,便分别往夫妇两人身上击去灵力。

善渡更是内心震惊。

他们还算得上是人吗?!

夫妇两惊叫。

少年已成魂魄,自然是阻挡不了。

善渡紧咬牙关,还想要使出一招大罗佛手,可丹田内的灵力少之又少,而且刚一调动灵力,他又是吐血,伤势加重。

张单微抬下巴,想要欣赏善渡等会儿的忏悔。

没成想,不远处骤然一道符篆快速飘来,形成了大大的屏障,将那夫妇两护在其中,那两道灵力自然是没伤到他们一分一毫。

张单愣住。

是谁?

正要转头看,但那人竟已到了他的跟前!

张单可是元婴中期的修为,反应极快,当即就拔出剑。

风凛冽。

在呼吸间,两人已经过了数招。

他好不容易才得了个喘息的机会,看清了来人的面容。

女子青丝如墨,容颜绝色,但眉眼甚是清冷。

一把木剑在她的手中,看似毫无杀伤力,却在刚才的交战中,他每一招都处于下风!

自己的衣衫,已经被划开了数道。

若不是他身体刚硬,他这会儿已经皮开肉绽,浑身是血了。

南璃也表示出了惊讶,眉眼一挑,“你倒是与那个梁杰不太一样。”

起码有点小实力。

张单见她拿自己与梁杰做比较,气得不轻。

“一个走捷径修行突破的,怎有资格与我相比!我每走一步,都是稳打稳扎的!”

不过他说完后,才反应过来南璃的恐怖。

才多久啊,她怎么就从金丹前期一跃成了元婴后期?!

难怪,司马歆带他们出岛抓人的时候,再三叮嘱如果遇见了南璃,便要发送信号通知,切勿独自挑战南璃。

他可不是一个光明正大喜欢单挑的人,想也不想,立即就摸出信号竹筒,用灵力往上一抛。

但南璃似乎早已见识过。

她眼眸一抬,已是瞬移到了半空。

一剑,就将信号竹筒砍得四分五裂。

张单看见碎开掉落下来的残骸,面色僵了又僵。

但他绝不坐以待毙!

赶紧又掏出了传音石,要联系司马歆,但还未念出通灵法咒,南璃又是持剑袭来。

招式配合着灵力,凌厉无比。

张单根本不敢分神,谨慎应对。

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稍微大意,小命就没了。

可无论他再如何认真,用上多少的灵力,他仍是无法压过南璃一头。

打不过!

他打不过!

很显然,南璃对他的剑招很是熟悉,自己不仅没法找到突破口,还被她一直克制住。

所幸他修为不低,自己才没有当即死在她的剑下。

毕竟他可是堂堂蓬莱岛长老,若是被一把木剑杀死了,他一张老脸还往哪里搁。

但传音石已经被她砍碎。

没办法,张单只能沉着对战。

两人从民宅打到了树林,沿路都留下了痕迹。

毕竟两个元婴交手,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张单低喘着气。

将南璃稍稍逼退后,擦了擦额头的细汗。

他保存着实力有意拖延,因为江崇亮他们就在不远处,这边的动静这么大,江崇亮肯定有所察觉。

只是……

这都多久了,怎么还没见到人影?

他虽还有灵力,可已气喘吁吁,身形和出招都没那么轻盈了。

相反,眼前的南璃似是打得越发兴奋。

眼睛里神采奕奕,脸颊红扑扑的。

看见张单这副模样,她还有点失望:“你年纪大了?无论是体力还是灵力,你都不怎么样啊。”

张单气得面如菜色,冷冷的盯着她。

“我不过是不想与你这个小丫头拼死拼活,损了自己的威名而已。”他故意放出狠话,“就算我没能通知到人,但这边如此大的动静,他们肯定会知道赶过来。”

他是想让南璃乱了心绪,自己反倒好下手。

又或者南璃赶紧跑路,倒是能让他缓过一口气来。

可南璃却没有半点慌乱,反而还直直的白了他一眼:“你太废物了。”

张单寒了脸,握紧了剑柄,“你说什么?”

他胸口怒火翻滚,恨不得要将南璃大卸八块,证明自己!

他不是废物!

南璃说道:“你竟然看不出这附近已有符阵,任凭动静再大,都不会有人发现。”

是在她来的路上,顺手布下的。

张单怔了怔,这才仔细看着天际。

果真,天幕有些许的金光。

一时之间,他心中大惊。

南璃竟有这般的本事!

那他岂不是孤立无援了?

呼吸乱了,心绪乱了。

南璃觉察到了,更觉得无趣,道:“得了,你这般心性,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价值了。”

毕竟同是元婴,她还想与此人多过几招练练手。

现在张单是中途胆怯,他已经没了战意。

“小丫头,就凭你也想羞辱我吗!?”

张单却看不得这样的神色。

趁着南璃大意时,他猛地出招。

用的是星辰剑诀第二式!

他掐着剑诀,长剑散开万千,在他的怒吼之下,长剑凝聚着强大的灵力,从四面八方砸去。

剑刃凌厉,让人避无可避。

狂风卷起。

南璃的衣裙翻滚,青丝扬起。

她挑挑眉,起了几分兴趣,“很好,你的确是有几分斤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