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无敌皇太孙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何以解忧全文阅读

永安郡主府外。

巷子口。

夕阳下。

离无极坐在一处茶摊上,一边望着郡主府的门口,一边端起碗仰头一饮而尽。

他喝的不是茶,是酒。

此处本是茶摊,但老板端上来的却是酒。

灼烈的酒水顺着食道一路而下,掀起了一阵辛辣的味道,让离无极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夹了几颗花生粒放入了口中。

此地原本是什么都没有的,不过自从离无极上次在这里停留许久之后,第二日一早便出现了这么一处茶摊。

有了茶摊,离无极再来这里,也就不会显得那么突兀了。

好像就是专门为他准备好的一样。

当他知道灵瑶剑宗与女帝的关系之后,他就开始有些发愁了,原本以为假死之后可以暂时取消女帝的怀疑,加快自己的计划。

可是没想到灵瑶剑宗却横插一脚,因为一个有眼无珠的大弟子而又让自己惹下了麻烦,说不定什么时候,灵瑶剑宗的人就会杀到都城来。

不过来到这里之后,他的心情便渐渐好转了许多。

别人为解忧愁总会以酒麻痹自己,可殊不知举杯消愁愁更愁。

解他忧愁的不是酒,而是高墙之内的那道臆想之中的倩影。

茶摊里只有离无极一个客人,老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蹲在角落中不停地打着哈切,天还没黑似乎都已经倦意缠身,好像一天下来只为等离无极这一个客人,送走这个唯一的客人之后,老板就要打烊收摊了。

陆远静静的站在一旁,目不斜视,不过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感受着周围的一切,防止任何危险的靠近。

灵瑶剑宗的麻烦,他也十分重视,不过更多的是兴奋。

与离无极不同的是,行走江湖多年的他,对灵瑶剑宗早就闻名已久,如果能和其中高手对战一场,那就再好不过了。

郡主府中。

后院偏厅。

凌语嫣正在伏案作画,作为凌国送到离国都城的质子,虽然不知此生能否走出都城,但她并未自暴自弃,自幼拜了多位名师,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对于这一点,离国皇朝并未过多干涉,或许是女帝的仁慈。

“郡主,那个人又来了!”

侍女夏秋缓缓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脸嫌弃的说道。

“哪个人啊?”

凌语嫣摇头苦笑了一声,一边继续作画,一边缓缓问道。

“离安侯啊!”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街对面的巷子口突然开了一家茶摊,这下可让他有了歇脚的地方了。”

夏秋嘟着嘴说道。

“既然人家有名有姓,还有爵位在身,怎可直呼那个人?”

“没有规矩。”

凌语嫣笑着责备了一句。

“可他真的很烦人啊,他到底想做什么啊?万一让别人知道了,还以为郡主和他真的有什么关系呢!”

夏秋吐了吐舌头,埋怨着说道。

凌语嫣摇了摇头,并不以为意,没有再说什么,将画作的最后几笔画完,心满意足的收了笔。

“郡主的画,好像越来越精进了。”

夏秋凑到近前,打量着书案上的画作,情不自禁的称赞道。

“碧萝!”

凌语嫣笑着白了奉承的夏秋一眼,抬头冲着门外喊了一声。

话音落下,那名一直跟在凌语嫣身边的女剑侍缓缓走了进来,恭敬地行了一礼。

“去吧离安侯请进来吧。”

凌语嫣看着碧萝,缓缓说道。

“是。”

碧萝愣了一下,答应了一声,转身向外走去。

“郡主,您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请他进来啊?”

夏秋睁大了眼睛,不解的问道。

“人家已经不止一次出现府外,既然我们都知道了,不请进来岂不失了礼数。”

“别问那么多了,赶紧去沏茶。”

凌语嫣笑了笑,催促着说道。

夏秋答应了一声,心不甘情不愿的向厨房走去。

郡主府外。

茶摊边。

“侯爷,我家郡主请您到府中一叙。”

碧萝缓缓来到了茶摊边,冲着假装正在与哈切连天的茶摊老板闲聊的离无极恭敬地行了一礼,轻声说道。

“啊?有什么事吗?”

离无极佯装惊讶的转过了身,一脸疑惑的看着碧萝问道。

“侯爷请。”

碧萝笑了笑,让到了一边,作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看来郡主是有事相商,也好,那我便抽空去看看。”

离无极咳嗽了一声,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向郡主府的大门走去,步伐快得陆远都差点没跟上。

碧萝偷瞄了一眼面容冷峻的陆远,缓缓跟上。

没过多久,离无极便在碧萝的带领下进了郡主府,径直来到了后院偏厅之中。

“语嫣见过侯爷。”

看到离无极到来,凌语嫣缓缓起身,恭敬地行了一礼,声音轻柔。

“郡主客气了,在下只不过是都城中一个闲散侯爵,当不得这么大的礼。”

离无极急忙摆手,笑着说道。

“侯爷不超三月便已名动天下,恐怕都城中无人敢小瞧于您,您这么说,实在是过于谦虚了。”

凌语嫣意味深长的说道。

“虚名,都是虚名。”

离无极不好意思摆了摆手,缓缓说道。

“侯爷这已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府外,不知所为何事呢?”

凌语嫣抿嘴笑了笑,顿了一下,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嗯?不是郡主让人叫我进来的吗?我没什么事啊,也不知道怎么了,逛着逛着就来到这附近了。”

离无极愣了一下,装出了一副疑惑的神情,缓缓说道。

“有事没事,有人自己心里一定清楚。”

正在这时,夏秋端着茶恰好从门口走了进来,阴阳怪气的嘟囔了一句,说完还不忘白了离无极一眼。

“夏秋!客人在此,不得胡言。”

凌语嫣不满的看了一眼夏秋,责备着说道。

夏秋缩了缩脖子,将茶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恭敬地低下了头。

“无妨,性格直爽,我喜欢。”

离无极笑着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

“喜欢?”

凌语嫣愣了一下,惊讶的看着离无极问道。

“噢,不是不是,我是说...性格直率...这样很好...很好...”

离无极头皮一紧,知道自己失言,急忙改口。

可是一旁的夏秋已经满脸通红,像是看变态一样瞄了一眼离无极。

看着离无极惊慌失措的样子,凌语嫣掩嘴轻笑了一声,示意夏秋和碧萝退下。

夏秋瞪了离无极一眼,低着头,快步走出了偏厅。

面对这一局面,离无极不由得觉得有些尴尬,想辩解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侯爷请用茶。”

凌语嫣亲自为离无极倒了一杯茶,笑了笑说道,似乎并未将离无极刚才的话放在心上。

离无极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缓缓坐在了凌语嫣的旁边,端起茶轻抿了一口。

由于距离太近,凌语嫣无意中闻到了离无极身上带着的一丝淡淡的酒气。

“侯爷喝酒了?”

凌语嫣迟疑着转头打量了一眼离无极,疑惑的问道。

“啊?噢,没多喝,来之前喝了点,浅尝...浅尝。”

离无极愣了一下,笑着解释。

“可外面那不是一间茶摊吗?”

凌语嫣不解的问道。

“啊...”

“对啊,是茶摊啊,我出门的时候带了半壶酒...”

“我偶尔喜欢茶里兑着酒喝...”

离无极干笑了两声,急忙解释着,凌语嫣的一连串问题问的他如坐针毡。

看着离无极紧张的样子,凌语嫣再次忍不住掩嘴轻笑,一颦一笑之间尽显妩媚,看得离无极蠢蠢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