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无敌皇太孙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灵瑶剑宗全文阅读

永安郡主府。

后院偏厅。

“如果语嫣记得没错,那间茶摊是这两日突然冒出来的吧?”

“会不会和侯爷有关啊?”

凌语嫣顿了一下,疑惑的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

离无极咽了咽口水,急忙摆着手说道。

听到离无极的回答,凌语嫣笑而不语,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

“怎么?郡主不喜欢?”

“那我一会儿就让人把它拆了!”

离无极犹豫了一下,大手一挥说道。

“那倒也不必,想来那老板也不易,就让他开着吧。”

凌语嫣笑着说道。

“也好,郡主果然菩萨心肠啊。”

离无极松了一口气,赞许的说道。

“侯爷过誉了。”

凌语嫣微微欠身,笑着说道。

“别一口一个侯爷的叫了,太见外了,以后郡主就以公子称呼在下即可。”

离无极笑着说道。

“好。”

凌语嫣点了点头。

紧接着,二人似乎都有些没什么可说的了,气氛略显尴尬,只能频频举杯喝茶。

“你在作画?”

离无极努力寻找了半天话题,可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来打破尴尬,恰好看到桌案上的那幅画,笑着问道。

随着话音落下,人已经起身走到了桌案前,仔细的打量起了桌上的画作。

“闲暇之时随意所画,让公子见笑了。”

凌语嫣也缓缓起身,来到了桌前,不好意思的说道。

“郡主谦虚了,我觉得画得挺好,栩栩如生,颇为生动。”

离无极摆了摆手,认真的点评了两句。

“与公子相比,恐怕难登大雅之堂。”

“公子在宣华殿中比文书日子比试之时所作的九幽全貌图,可是早已传遍了天下。”

凌语嫣摇着头,由衷的说道。

“那些只不过都是传闻罢了,没那么夸张。”

离无极笑了笑,一脸谦虚的说道。

凌语嫣笑了笑,邀请离无极走出了偏厅,在院子里溜达了起来,一边欣赏着院中美景,一边闲谈。

可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有很多话离无极都不能说实话,只好真真假假地回应着。

久而久之,他无意中又想起了灵瑶剑宗的事,总是会不经意间皱了皱眉头,不过这一切却恰巧被细心的凌语嫣发现了。

“公子有心事?”

凌语嫣顿了片刻之后,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离无极,轻声问道。

“没什么,只是最近得罪了一些人而已。”

离无极笑了笑,随口答道。

“这些人很难对付?”

凌语嫣好奇的问道。

她是真的好奇,对方究竟是什么人,能让离无极都有些忌惮。

“不知道,不过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

离无极笑了笑,看了一眼已经逐渐漆黑的夜色,淡淡的说道。

“祝公子诸事顺利,平安渡过难关。”

凌语嫣迟疑了一下,一脸认真的看着离无极说道。

“多谢郡主。”

离无极愣了一下,感激的说道。

二人又寒暄了一阵之后,心满意足的离无极这才选择告别,不舍得离开了郡主府。

凌语嫣目送着离无极离开之后,轻声叹息了一句,露出了一丝若有所思的神情。

萧府。

二房院中。

一间厢房内,萧弘兴跪坐在床榻前,为卧病在床的母亲用热手帕擦拭着手掌。

“大房真的给了你几间铺子?让你打理?”

萧母一脸慈祥的看着儿子,轻声问道。

“是的,阿母。”

“这都多亏了离安侯从中调和,否则大房绝不会这么痛快,他们不敢轻易得罪离安侯。”

“虽然铺子是萧家所有铺面中生意最不好的,但有好过没有,孩儿有信心做好。”

萧弘兴点了点头,胸有成竹的说道。

“那你可一定要记得人家的好意,能结交那样的大人物,是你的福分,一定要珍惜。”

“我的病,这几日也觉得好转了许多,也都是多亏了人家,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

萧母欣慰的摸了摸萧弘兴的脸颊,语重心长的说道。

自从离无极上次来过之后,隔天府里就来了医士,亲自为萧母诊治了一番,开了药方,所有的费用,全都由离无极承担。

而且从此萧母治病所有的花费,离无极全都包了。

除此之外,萧府上下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欺压二房了,还放任萧弘兴自己在外雇了一些人进入二房院中服侍。

“阿母放心,孩儿明白。”

“从今往后,孩儿的命运不会再交由他人左右!早晚有一天,我要重新夺回属于我们的一切!”

“萧家的基业,不能平白无故被他人据为己有!孩儿已经决定,要争一争家主之位!”

萧弘兴点着头,一脸坚定的说道。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阿母也不会阻止你,但你要记住,凡事一定多加小心,保护好自己。”

萧母听完儿子的话,先是一阵心惊,紧接着语重心长的叮嘱着。

她自己已经被欺负了一辈子,不希望看到儿子也和自己一样的结局。

但她知道,想要夺取家主之位,未来一定充满荆棘和凶险。

“阿母放心,孩儿明白。”

萧弘兴点了点头,斩钉截铁的说道。

也就是从离无极上次来过萧府为他讨回公道之后,他才彻底下定了决心。

因为他明白了一个道理,一味地忍让是于事无补的,面对欺压与不公,最正确的选择便是奋起反抗!

青霞山。

灵瑶剑宗。

大殿之中,身受重伤,一身修为被废的大弟子任飞扬终于被朝廷的人送了回来。

收到消息的宗门四大长老全都赶了过来,看着躺在担架上的任飞扬,一个个面色阴沉。

聚集在大殿门口的其他弟子们更是摩拳擦掌,一个个叫嚣着要给大师兄报仇。

“什么人干的?!”

为首一名年过五旬的老者面色铁青的蹲下身检查了一下大弟子的伤势,沉声问道。

灵瑶剑宗四大长老之首,褚青峰。

“离安侯!”

任飞扬哭丧着脸,委屈的答道。

“离安侯?!”

“就是那个以一敌四,震慑了乾国使团,后来又亲手杀了前朝皇孙离无极的无极公子?!”

褚青峰皱了皱眉头,沉声问道。

“就是他!”

“褚长老,此人歹毒至极,对太卿殿下不敬,我只不过多说了他几句,他就恼羞成怒,居然当着太卿殿下的面向我动了手!”

“殿下面前,我不能还手,否则便是尊卑不分,可是没想到那离安侯不但目无殿下,而且直接下了死手,废了弟子的一身修为,简直没有将我们灵瑶剑宗放在眼里!”

“求褚长老一定要为自己讨还公道啊!否则我灵瑶剑宗的颜面都丢尽了!”

任飞扬哭丧着脸,心有不甘的喊道,说话间委屈的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灵瑶剑宗中人早已全都义愤填膺,纷纷看向了褚青峰,只等一声令下。

“下手如此之狠,难道太卿殿下就没有丝毫阻拦吗?!”

褚青峰眉头紧皱,沉声问道。

“拦了,可是哪里能拦得住啊?他自恃修为深厚,根本就没把太卿殿下放在眼里,否则也不可能对弟子下死手啊!”

任飞扬无奈的申辩着。

听到此处,褚青峰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点,双眼之中满是怒火。

灵瑶剑宗自成立以来,还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大长老,您就下令吧!我愿意先打头阵,带人前往都城!”

“伤人事小,灵瑶剑宗的颜面事大!”

二长老熊光赫紧握着双拳,上前一步,斩钉截铁的说道。

“擅入都城,事关重大,无论如何都得得到掌门首肯才行。”

褚青峰皱着眉头,思索着说道。

虽然灵瑶剑宗暗中为女帝办差,可是未经召唤,大批人员擅自入京,如果事情闹大,一旦女帝怪罪下来,他也担不起这个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