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无敌皇太孙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狗仗人势全文阅读

猎宫。

次日一早。

离无极早早的起了床,带着陆远在营地中溜达着,望着远处的高山密林,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只觉得心旷神怡。

昨夜多饮了几杯,虽未醉,但睡得很香,他已经很久没有一觉睡到天亮了。

看样子,这里的确是个适合休闲度假的地方,所以一大早就带着陆远出了营帐,打算好好到营地外欣赏一番。

可是刚走了没多久,就遇到了一件令他无比厌烦之事。

不远处,一阵嘈杂谩骂声渐渐传来,吸引了少量官员围观,可是却没有一人敢靠近,因为那阵谩骂声正是出自玉清之口。

“瞎了你的狗眼!牵马就牵马,没长眼吗?!”

玉清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一名卑躬屈膝的侍卫,咬着牙恶狠狠的训斥着。

“玉清大人恕罪,小的不是有意的,只因这马性子烈,一时没有牵住,惊到了玉清大人的驾,还望大人见谅!”

侍卫跪在地上,一脸卑微的解释着。

“见谅?!如果方才从此处经过的是陛下呢?!惊了圣驾,你百死莫赎!”

“来人,给我教训教训这个不长眼的东西!”

玉清红着脸,瞪大了双眼,满脸愤怒。

随着话音落下,跟在玉清身后的几名手下立刻上前,夺过了侍卫手中的马鞭,作势就要对着侍卫挥下!

“大人,小的是麟王府侍卫...”

侍卫慌张的看了一眼玉清,急忙报出了自己的身份,似乎打算以此来让自己免于责罚。

几名手下愣了愣神,迟疑着转头看向了玉清。

“打!”

怎料玉清根本就无动于衷,直接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继续下达了命令!

话音刚落,其中一名手下便挥动着马鞭直接抽在了侍卫的身上,由于鞭子太长,直接扫到了侍卫的脸上,留下了一道深深地血痕!

“住手!”

正在这时,一声厉喝传来,紧接着一个人从人群外赶来,正是麟王离渊!

看到离渊出现,不远处围观的大臣们愣了一下,紧接着神经各异,似乎都抱起了看戏的态度。

一个受尽宠幸的男宠,一个不受待见,游手好闲的亲王,到底谁能占得上风?的确耐人寻味。

“麟王殿下。”

玉清眯了眯眼睛,冲着离渊挤出了一丝皮笑肉不笑的笑意,随意的拱手打了一个招呼。

“玉清大人,这是为何?”

麟王拱手还礼,指了指那名跪在地上的侍卫,缓缓问道。

那是王府亲卫,是他这次青狐山之行的侍卫。

“此人胆大包天,居然在营地之中纵马急骋,差点将本官踩踏,如此没有规矩,本官打算替麟王殿下好好教训一番!让他长长记性!”

“如此没有规矩,万一惊到的是圣驾,恐怕麟王殿下也难辞其咎吧?”

玉清笑了笑,一脸认真的说道,表现得极为公正。

麟王皱了皱眉头,忍不住转头狠狠地瞪了一眼自己的那名侍卫,有些恨铁不成钢,招惹谁不好,偏偏触了玉清的霉头。

“此处为猎宫,由御林军镇守,也算半个军营,既然在军营,犯了错就该军法处置!”

“来人,将此人拉下去,重责八十军棍!”

玉清摆了摆手,沉声说道,故意提高了嗓门,让附近所有人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玉清大人!他并非军中之人,何至于军法处置?!”

“何况,八十军棍,会把他活活打死的!”

离渊沉着脸,不甘的看着玉清说道。

原本他以为玉清会卖自己一个面子,可是没想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玉清不但没留情,反而责罚的更重,这明显就是冲着他来的。

“怎么?麟王殿下觉得玉清心狠?还是想包庇犯错的手下?”

“如果殿下有异议,不如我们到陛下面前对峙?”

玉清笑了笑,缓缓问道,露出了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不必了!”

“这点小事,就没必要惊扰陛下了。”

离渊皱了皱眉头,摆了摆手说道。

不是他甘愿妥协,而是因为他知道,这事一旦闹到御前,得利的只有玉清。

“拉下去!”

玉清撇嘴冷笑了一声,再次下令。

紧接着,那名侍卫便被玉清的几名手下拉着向外离开,似乎他也明白自己今日无法逃脱,所以也不再求饶,绝望的看了一眼离渊,缓缓闭上了双眼。

八十军棍,可轻可重,轻则皮开肉绽,重则命丧当场。

而玉清绝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在麟王面前立威的机会!谁叫他抓住了把柄?!

离无极目睹了刚才的一切,心中对玉清的厌恶之情越发深重,可是他是出来散心的,并不想多管闲事,更何况他根本就没将玉清放在眼里。

于是,离无极收回了目光,转身向另一边走去。

“呦,这不是侯爷吗?!”

好巧不巧,玉清一转头看到了离无极,突然大声打了一声招呼。

离无极假装没有听到,继续离开。

“侯爷行色匆匆,这是要去哪儿啊?莫不是怕了我?!”

“早就听闻离安侯在都城市井之中的威名,没想到今日一见,却发现侯爷只不过是只胆小的缩头乌龟啊!”

可是玉清的话很快又一次传来,言辞刺耳,连周围看戏的众人都听不下去了。

离无极停下了脚步,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了一下心中的不爽,转身向离渊走去。

离渊也看到了离无极,看着离无极缓缓向自己走来,神色有些尴尬。

“见过麟王殿下。”

走到近前之后,离无极拱手行了一礼,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公子,多日不见,近来可好?”

麟王也还了一礼,笑着问道,不过笑容却有些勉强。

“还好。”

“昨夜寿宴,怎不见麟王殿下?”

离无极笑着问道。

“路上多饮了几杯,到了猎宫就睡了,后半夜才醒来,所以错过了陛下的寿宴,心中十分懊悔,一会儿还要去向陛下致歉。”

离渊苦笑着说道。

“陛下宽仁,定不会责怪殿下。”

离无极笑着说了一句。

从始至终,他都没有将一旁的玉清放在眼里,只顾与离渊攀谈叙旧,可是明明是玉清硬把他叫住的。

“早就听闻离安侯是麒麟之才,琴棋书画,文韬武略,几乎无所不精,可是昨夜一见,却让本官大失所望。”

“凭着一瓶说的天花乱坠的胭脂水粉就讨得了陛下的欢心,想来侯爷也是个喜欢拨弄心机之人,怕是辱没了才子二字。”

玉清看着离无极,不阴不阳的冷嘲热讽着,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

原本他就对离无极心生妒忌,此时看到离无极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心中的怨恨更深。

“谁?”

“谁在放屁?”

“莫不是王爷吃坏了肚子?”

离无极露出了一脸疑惑,四下看了一圈,最后看向了离渊的屁股。

可是他的视线刚才明明从玉清的脸上扫过,却硬是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

看到这一幕,离渊心中发笑,幸灾乐祸的瞄了一眼脸色铁青的玉清,心里终于痛快了一些。

“离安侯!你敢羞辱本官?!”

“装疯卖傻,我看你连陛下都没有放在眼里!”

玉清憋红了脸,一手指着离无极,厉声喝道。

“你居然自比陛下亲临?!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吗?!”

离无极猛地转身看向了玉清,声音冰冷,一字一句的问道,眼神中闪过了一抹杀气。

“放肆!本官何时自比过陛下?!”

玉清愣了一下,急忙为自己申辩。

“既然没有,为何要说本侯没有将陛下放在眼里?!”

“陛下既没有亲临,你也不是奉旨在此办差,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不是自比陛下亲临又是什么?!”

离无极瞪着玉清,冷冷的问道。

“你...”

这一连串的质问,将玉清直接问得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