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无敌皇太孙 > 第五十六章 文殊四子全文阅读

宣华殿。

“这是...九幽界全貌?!”

离菁瑶一边欣赏着离无极所作之画,一边脱口而出。

听了离菁瑶的话,在场的离国文官们再一次惊讶的睁大了双眼。

他们中没有一人曾去过九幽界,所以根本不知道九幽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只是偶尔能听到一些传闻。

毕竟,九幽界是都城中最卑贱的地方,生活在那里的人,都是一些身背贱籍,或者下九流的人。

文人一向清高,根本不可能去那种地方。

可是太卿却一眼认了出来,这让旁边的一众文官们一个个颇感自惭形秽,无地自容。

“殿下慧眼,正是。”

离无极笑了笑,缓缓说道。

“下官虽从未去过那里,可是看了这幅图之后却恨不得现在就去那里瞧瞧。”

“无极公子果然大才,这画作简直世间仅有!你们看这河流,这屋舍,这人来人往的街道!”

“真的太好了,栩栩如生,仿佛身临其境啊!”

一众文官们站在画卷前,一个个赞不绝口,看向离无极之时脸上满是崇敬之意。

离无极面带微笑,享受着众人的膜拜,装出了一副莫测高深的样子,画中所作之景,正是他在九幽界中这段时间里没事站在窗前所看到的景象。

而且在最显眼的位置,还有一栋耀眼的小楼,正是无极楼。

“请问,这九幽界...到底是什么地方?”

一旁的中年人沉默良久,忍不住缓缓开口问道。

这个疑问,是乾国使团中所有人的疑问,因为他们所了解的离国河山,并不记得有这样的地方。

“就在你的脚下,在地底,那里是真正的市井之地,生活着一群最贫贱之人,但却充满了烟火气息,也许在将来,那里不会再有高低贵贱之分,众生平等,向心而行。”

离无极笑了笑,慢条斯理的说道,嘴角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转头看向了身旁的离菁瑶。

“我输了...”

中年人苦笑了一下,失落的低下了头,丢掉了最后一丝倔强。

他用乾国辽阔山河之画,居然输给了一幅市井烟火之画,输得体无完肤。

“殿下,既然是您最先认出此画,不如就请您为此画赐个名吧。”

离无极看着面色有些凝重的离菁瑶,缓缓说道。

“就叫九幽吧。”

离菁瑶点了点头,稍作思考之后,果断的说道。

“好!”

离无极大喊了一声,再次提笔,在画作的边侧迅速写下了两个字!

九幽!

“公子画作惊为天人,不知可否将此画送给我?”

殿阁大学士徐钊一脸激动的凑到近前,满眼期待的看着离无极问道。

“我要!”

“我也要!”

随着徐钊的话音刚落,其他文官也开始争先恐后的抢着说道。

画作已经足够惊艳,何况还是太卿亲自赐名,谁不想拥有?

离菁瑶犹豫了一下,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

原本她想要那幅画作,可是看到这么多人在抢,碍于颜面,只能作罢。

“诸位,既然是徐大人先开的口,那这幅画要送的话也只能送给他了。”

离无极一边说着,一边收起了画卷,交到了徐钊的手中。

“多谢公子!多谢!”

徐钊一听,满脸欣喜,小心翼翼的接过,爱不释手的捧在怀中,好像生怕被别人抢了去。

“公子是否高兴的太早了一些?”

正在这时,乾国文殊院副使沈卿山突然再次开口,话音中带着一丝轻蔑。

“你不服?”

离无极缓缓转身,上下打量了一眼这个从头到脚都让人反感的老头,撇了撇嘴问道。

“既然是交流,那自然是要琴棋书画都得来一番,公子刚才只是在画作之上赢了,但是其他三项还未展示,不知公子还敢不敢应?”

沈卿山捋了捋胡须,一脸莫测高深的问道,言语之中尽显挑衅。

“你的徒弟太弱了,没什么意思,你要亲自来吗?”

“随时候教!”

离无极轻哼了一声,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哼,你刚才只是赢了我其中一个徒弟而已,还有三个!”

沈卿山冷哼了一声说道。

话音刚落,又有三名中年人站了起来,冲着离菁瑶和离无极分别拱了拱手。

“琴棋书画?!”

“原来他们是文殊四子?!”

捧着画作正在暗自窃喜的徐钊听到沈卿山的话,抬头一看,忍不住惊呼出声。

“怎么?很出名吗?”

离无极挑了挑眉毛,转头看向了徐钊,随口问道。

“文殊四子,是沈老先生仅收四名关门弟子,乃是乾国文坛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四人,年少时便已成名,被称为文殊四子!琴棋书画,各自精通!”

徐钊看了看离菁瑶和离无极,缓缓说道,面色稍显凝重。

“这么有名?不过刚才作画不是已经输了?我看不过如此。”

“看来今日这是要将琴棋书画四样都比全啊?车轮战是吧?也行,正好本公子对这四样也都略懂一些皮毛,不妨切磋一下。”

离无极摊了摊手,露出了一副死马当活马医的神情,满不在乎的说道。

听了离无极的话,离国文官们再次开始捏了一把汗,不知道接下来这三局是输是赢。

离菁瑶也在看着离无极,面色稍显担忧,并不坚定的眼神似乎是在向离无极传递着信号,在问你真的行吗?

不过脸色最难看的却是那名输掉画作的中年人,此时早已无地自容。

“公子不必呈口舌之快,在下严嵩,七岁练琴,九岁扬名,受世人抬爱,赐了在下一个琴痴的虚名。”

“不过自问还有些微末之技,刚才看公子带着一把古琴而来,琴是好琴,似乎已有百年底蕴,但不知公子可否与在下一会,还请公子赐教!”

这时,又一名中年人走了出来,冲着离无极抱了抱拳,故作谦卑的说道。

话音刚落,没等离无极答应,就直接拿出了自己的琴,直接坐在了大殿中央,将琴置于自己双膝之上,五指轻抚琴弦,仰起头看向了离无极。

看到这一幕,离无极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这是要赶鸭子上架,硬逼着他比试啊,看来今日不比完这四场,是不会让他走了。

“仝统领,劳驾了。”

离无极转头冲着站在离菁瑶身后的仝卓抱了抱拳,缓缓说道。

仝卓看了一眼面前的太卿一眼,缓缓走到了离无极所坐之位,抱起了那把古琴,缓缓走到了离无极的面前,将古琴放在了刚才作画的桌案上。

“把酒也给我拿过来吧。”

离无极笑了笑,冲着仝卓的耳边说了一句。

仝卓一听,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瞪了离无极一眼,可还是乖乖的转身回去,将离无极的酒壶和酒杯拿了过来。

“你先开始吧,让我听听看能不能考级。”

离无极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桌案前,一边倒酒,一边冲着中年人抬了抬手,无所谓的说道。

考级?

听到这个词,在座的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不明其意。

不过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席地而坐的中年人已经开始弹奏,十指流转之间,一阵悠扬的琴声瞬间在大殿中开始回荡。

琴音一起,除了离无极像是个置身事外的人之外,所有人似乎都被这阵琴音吸引,能亲耳听到大名鼎鼎的文殊四子之一抚琴,是天下所有文人的幸事。

离菁瑶坐在最高处,望着吊儿郎当的离无极,心静如水,她知道,在古琴的造诣上,离无极绝对不输任何人,因为她亲耳听过。

只是他突然觉得,今日的无极公子,似乎与往日的那个无极公子有所不同,虽然依旧锋芒毕露,但却多了一丝意料之外的混不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