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不落的星辰 > 12 当主角遇到反派BOSS全文阅读

1:54 S

不知是沾了尘埃还是本就那样黯淡的黑色风衣,随意披散却也不至于凌乱的浅灰色长发,明明很年轻却透着莫名沧桑感的中性化面容,以及那异常平静的灰色双眸。

倘若一定要用某个词来形容眼前之人,那就是深不可测。

倘若需要加个限度,那就是除了深不可测还是深不可测。

虽然以往遇到的不少人都配得上这个词,但从没有谁会像他这样毫无真实感,即便这样近距离映入眼中却仍像是永远无法触及的样子——简而言之,这就是个明显具备大BOSS气场的存在。

……

「我的,目的?」

年轻人轻声呢喃着,有种漫不经心而又呆滞的感觉。若非那毫无迷惘的眼神,很容易让人怀疑他是否自己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只是来问一下……」

问路的话,这地方我们也不熟啊,找其他人去吧。

那种近似于种涣散的目光又一次注视着我所在的方向,像要说些什么又好像其实根本不在意。接着对方的视线偏移,朝向显出戒备之势的佛洛斯:

「那家伙……星辰学院的支配者,这次又打算玩什么游戏?」

院长大人?

天知道那个见光死的变态想干嘛啊,变态的思想绝不是常人可以揣测的。

「什么意思?」佛洛斯显然毫不知情。

「什么都不知道吗?」对方稍显意外,然后缓缓叙述着,「那家伙最喜欢做的,就是让选定的角色踏上各种舞台、上演一幕幕情节,自己则在幕后欣赏整个过程。按照惯例,这次的主角……大概,你就是其中之一了。」

幕后黑手?果然是有阴谋吗?

不过话说回来,佛洛斯的确很有主角相啊,霸气外放时一点儿也不输给龙傲天什么的。

「然后,」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我,「你……也是一样吗?」

我?

啊咧?为毛突然扯到我这个旁观的?

『不知道。』真相不明的围观群众表示压力很大,这年头真是躺着也中枪啊。

「那,你是什么?」平静的声音叙说着让人心绪不宁的话语,「完全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为什么刻意隐藏起来?」

『……不知道。』再次表示真相不明,压力山大啊。

听见这回答,对方显然有些意外,一脸认真地思考片刻后得出结论:

「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

我不是东西好不好?

呃,这种说法也不对,应该是……呃,怎么变成自己吐槽自己了啊魂淡!

一不小心陷入了纠结,对面之人则缓缓迈步朝这边走来,同时用那双平静无波的眼睛盯着我。没有敌意或是恶意,却也无从判断其目的,所能感觉到的只有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没错,理所当然。脸上不显露表情并非出于麻木,而是理所当然的没有必要……只是这样而已。

一只有些苍白的手出现在了视野中。

从思考中回过神时才发觉对方已走到眼前,正抬起手向我伸来。一瞬间,下意识地想要躲开,可同时又明白不会有危险。

没错,不会有事的。

凝视这目光,聆听这声音,从这个人身上感受到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宁静,宁静的……很熟悉,像是在很久以前就已将这种气息铭刻于灵魂中……

纯白的冰霜毫无预兆地显现,接着迅速蔓延,转眼就将咫尺外的手掌整个冻住。与此同时,不容忽略的寒凛气息一下子弥漫开来,仿佛空气也在刹那间凝结。然后,温度远低于平常的少年声在这种状态下响起:

「你,想做什么?」

用不着转头就知道,佛洛斯现在的状态绝对不好惹。然而行动受阻的陌生人神色依旧,好像什么也没发生。

事实上,或许在他看来的确如此,因为下一刻,沿着那手腕疯长的冰霜已消失殆尽。不是碎裂,不是融化,而是如同草木凋零般染上枯萎的色彩,接着像尘埃般散落、风化。

「只是,确认一下。」

冰之束缚悄然解除后,对方并未继续动作,而是收回手,用无害而单纯的目光看着我。

「不可以……吗?」

呃……

确认我是什么东西吗?这种事怎样都无所谓吧。话说,你这家伙是不是太老实了?别人问什么你就回答什么,知不知道什么叫霸气啊。

「确认之后?」大概是由于这态度够端正,佛洛斯没法表示不爽。

「确认……」始终平静无波的灰眸中显出了几分莫名之色,不知在想些什么,也不知是在回答问题还是在喃喃自语,「不是的话,就没有必要了。」

你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可以消失了——脑子里一瞬间想到了这句,是我邪恶了吗?

「什么没有必要?」佛洛斯继续提问。

「对话。」事实证明的确是我太邪恶了,对方的回答平静而坦然,「你们一无所知的话,就只能直接去问那家伙……水之御使。」

水之御使,也就是沙因?呃,一瞬间脑补了这两位面对面的情景,总觉得很微妙。

阐述完毕后,依旧正体不明的陌生人最后看了我一眼,接着默默转身、迈步。

要走了吗?

就这样走了吗?

说了一堆让人莫名其妙的话又不解释清楚就想闪人吗?你丫太不厚道了啊啊啊……算了,管他呢,反正与我无关。

然而事实证明,主角和路人的行为模式就是不一样,对方没走两步就被寒气凛然的白发少年叫住了:

「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

冷冷的,平静的声音。不,是乍听很平静实则暗含了某种气势,或者说是决意的感觉?好吧,能发现这些微妙变化的大概也只有我了。

对方很给面子地停下脚步并转身,脸上是乍看没什么表情实则透着一丝疑惑……呃,这种诡异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其实我不光是负责吐槽的角色,同时还兼任推理分析的侦探吗?又不是悬疑故事啊魂淡!

「什么问题?」认真思考片刻后还是不明白,于是对方提问了。

「全部。」佛洛斯霸气外放中,「你究竟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又知道些什么……全部说清楚!」

白发少年直截了当地表达了自己的质疑,显然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哪怕是使用暴力手段。这种气势随便一个人都感觉的出来,然而伫立在几步外的年轻人依旧不为所动,黯淡的灰眸中映不出任何事物,仿佛在他面前的只有空气——也就是无视?

「没有必要。」

低沉的嗓音缓缓响起,像是蕴含了某种神秘的力量,令人不禁汇聚全部心神去倾听每一个音节。

「该知道的,迟早会知道。不该知道的,终究无法获知。」

「该或不该,不是你能决定的。」

冷冷的少年声提高了音量,一字一句地诉说着决意。尽管那双目闭合的脸上表情如常,语气也很平静,但他的情感……就好像冰层覆盖下的烈火,清晰呈现于我的眼中。

没错,佛洛斯他现在——

很生气。

不是那种因一点儿小事引发的情绪,而是深刻的、源自不可被触及的心底,刚刚的对话只是使之爆发的契机。

话说,记得有句话好像是这样的:要了解一个人,就要明白他为何而愤怒。也就是说,现在或许是个真正了解他的机会……管他呢,反正与我无关。

嗯,言归正传。

佛洛斯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大概。

对方毫不在意,后果更严重——我猜的。

「能够决定这些的,只有……那个家伙。」缓缓的话语是理所当然的平静语气,「若非身处领域之中,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将为其所知,对话也无法自由进行——那家伙,不会让主要角色过早地明白一切。」

所以你现在是在剧透?不会被打击报复吗?

「那,你又是什么?游戏的参与者,规则的维护者,还是……敌人?」佛洛斯继续着问题,气势凝聚不散。

他曾说过,他对旁人的分类只有三种:相关者、无关者、敌人。而之所以在这种场合下说出这个词,恐怕意味着已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吧。

但,赢不了的。

虽然不清楚佛洛斯的真正实力如何,但我知道他不是一般的厉害。虽然佛洛斯真的不是一般的厉害,但眼前这位更加深不可测。如果说前者是超人,那么后者就是超出规格外的非人存在。

非人。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和某变态院长是一个档次的,也就是说——

人类已经阻止不了他们了啊啊啊!

「敌人的话,」稍作思考后,对方坦然回复,似乎对白发少年的敌意毫无所觉,「我的角色是反派,倘若你们按照常规剧本走上正义之路,今后或许会是这样吧。」

喂,这种拍戏般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什么叫“我的角色是反派”?难不成——

「并非自己所能选择的吗?你的角色。」同样想到了这一点,佛洛斯的敌意收敛了几分。

「参与游戏,就要遵守规则。」对方神色不变,似乎对此并没有什么不满,而是心甘情愿的老老实实遵守着。

「我不打算参与。」作为冷傲型主角,佛洛斯的霸气不允许他接受这种安排。

「但,你已经参与了。」

「我——」

「十一年前。」短暂的音节使少年的话语整个中断,然后是依旧平静的叙述,「从来到这世上的那一刻起,你已经是游戏角色之一。现在的区别,只在于主次之分。」

「……」佛洛斯陷入了沉默。

一直以来都比较强势的白发少年,第一次有了占下风的倾向,反常的有些诡异。

话说,刚刚的意思是,果然身世不简单吗?

记得刚开学那段时间,佛洛斯也曾专注于查阅历史,尤其是十一年前,也就是他出生那年发生的事。但新生的权限不足,所以之前他不得不改变主意来参与这个竞技赛。

我知道,他不是个会轻易妥协的人。

尽管他什么也没有多说,但显然这件事对他很重要……管他呢,反正与我无关不是吗?

「现在,可以结束了吗?」自称反派的年轻人再次打算离去,不过这次有好好说结束语——转身再转身也是很麻烦的啊。

「……」佛洛斯依旧沉默着,无从揣测其想法。

见此,对方又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少年的声音终究还是响起了。没有愤怒,没有敌意,只是很平常地在询问。

已经走出小段距离的年轻人随即止步,但没再转身,只是背对着我们作出回答:

「因为你想知道。」

因为佛洛斯想知道,所以会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这样而已,理所当然的做法,不需要额外的理由……的意思。

话说,这家伙真的是反派吗?称职的反派应该是“别人想知道的偏不告诉他,不想知道的偏要告诉他”才对吧?还有,这种时候不是该“唰”的一下就突然消失吗?有你这种像散步一样退场的反派吗?有吗?!

好吧,想怎么退场是你自己的事。慢走,不送。

……

眼前的人影渐渐远去。

环顾四周,到处都看不到熟悉的身影,果然从他出现时就被隔绝了吧。

领域。

这是种近似于异空间的东西,但不像异空间那样可以独立于现实世界之外,而是覆盖其上。所以领域的制造者无法任意支配什么,只能改变范围内的部分规则——不过这样已经很牛叉了。

嗯……

这种描述是不是太专业化了以至于不好理解?

那么……

比方说,世界是一张纸,无论上面是油画还是涂鸦总之是张很大的纸。那么异空间就是便签,可以贴在适合的地方也可以随时撕掉,是不会使纸张本身改变什么的附加物。而领域就是颜料,涂过的地方会变色,也可以多种颜料重叠在一个地方成为混合色。不过这并不是永久固定的,因为纸张本身会不断排斥这种异常,若要维持就得不停地涂啊涂。且不说会累,颜料本身也不是无限的。

所以除非必要,人们不会没事开着领域玩。当然,一般人想玩也玩不了,甚至根本就难以发觉其存在。全世界只有极少数人能够掌握这种力量。不过佛洛斯正是其中之一,而且他的领域——

呃……

看看眼前一动不动的的白发少年,他依旧沉默着,显然是心事重重又不想告诉别人。

好吧,我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所以赶快恢复正常的样子吧,就算变得比龙傲天还龙傲天也没关系啊啊啊!

好在佛洛斯并没有表现出更多的异常,于是很快离开原地,接着顺利和其他人会合了。至于我们两个突然消失的理由则被他轻松蒙混过去,谁也没有过多追问——少年啊,其实你已经说谎成性了吧?

嗯……

今天下午的事,概括起来其实很简单:

首先,因为隐藏在暗中的跟踪者以及背后可能的阴谋,佛洛斯有些不爽。

接着,自称反派疑似BOSS的家伙登场,但据他的话看来某变态院长才是幕后黑手,一切都是因中二少年而起?

然后,对话的内容似乎涉及佛洛斯的身世,使他显得有些反常。

最后——

嗯,该吃晚饭了。

众人打算在街上吃完再回埃卡恩学院,于是走进了某间餐馆。据某人推荐,这里的美食是全城最有名的,绝对不容错过。事实证明这句话说的太对了,因为刚进门开始寻找空位时,一个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身影映入眼前。

「你……为什么在这里?」

面对正坐在餐桌前的某人,佛洛斯开口了,而对此,得到的是理所当然的回答:

「现在是晚餐时间。」

果然吗?

好吧,我知道反派也是人饿了照样要吃饭,可这样坦然出现在公共场合真的没问题吗?还有,BOSS应该有身为BOSS的矜持,刚退场又重现究竟是要闹哪出啊啊啊!

「诶?认识的人吗?」旁边有人发出疑问。

「不认识。」佛洛斯果断回答,然后又补上一句实话,「不久前遇到过。」

「那么——」看看大家又转过头看着对方,金发的学长温和一笑,「不介意的话,一起进餐吧。」

一起进餐?

怎么看都是主角或正派的一群人和反派BOSS一起吃晚饭?

呃……

好吧,只是吃个饭而已,没什么特别的……吧。

PS:【要了解一个人,就要明白他为何愤怒】出自《全职猎人》,原话记不清了,反正大致意思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