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不落的星辰 > 05 理所当然的世界全文阅读

黑暗。

沉寂的,完全的黑暗。

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

好像有什么声音。

错觉吗?

错觉吧。

错觉啊……

不对。

同样的声音不断响起,一阵阵传来。

不知疲倦的,不厌其烦的,不可动摇的……光?

周围都是黑沉沉的水,只有上方开始明亮起来。如灯火,如星辉,遥遥地渗落而下,到达我所在之处,传递着更加强烈的声音。

是什么呢?

好像是谁的名字,非常熟悉的……是我吗?

对了,我的名字是——

是什么呢?

是什么呢……

……

「名字?就叫无言好了。」

某个声音这样说了。

随意的,不耐烦的,却又是理所当然的。

无言。

意为不说话,没有言语。

平常的理所当然的这个词,就是我的名字。

名字,这是唯一只属于我的东西,明明属于我却应当由旁人来使用的东西,却还是几乎不曾被使用……

不对。

我的名字,应该是被无数次提起的,更加熟悉的音节。

……

「你是我们的唯一,我们最亲爱的宝贝。」

某种声音多少次这样重复着。

温柔的,甜蜜的,轻扬的,沉稳的,两个声音叠加在一起,传达着共同的心情。

唯一。

意为独一无二的,附加着某种意念的这个词,就是伴随我一生的名字……

不对。

这个名字中的祝愿早已被遗忘,再不会有谁用这种语气来呼唤我。

那么,究竟是什么呢?

……

「若不介意,我替你取个名字吧。」

某个声音这样说着。

那是温柔的,温柔的,如流水一般的声音,在听到的同时就会自然而然地平静下来,像是在迷途的夜晚看见了月光一样感到安心。

是的,光。

在这水面之上,非常遥远的地方,种种光辉正不断发散着,带来了温度和亮度,带来了一遍又一遍的呼唤:

『艾维利安!』

艾维利安。

意为远离不幸,从不幸中远离。

被赋予了无限祝福,但愿所有泪水终将化作笑容的这个名字,是现在的我,现在的名字。

没错。

我是艾维利安,不是其它的什么人!

……

睁开眼,首先映入眼中的是极浅的蓝色。随着视野渐渐清晰起来,画面也显出了真正的样子。那是大片纯白中散布着浅蓝的水纹,却又因微微的光辉而相互渲染、渗透着。

这是已经很熟悉的,印象深刻的天花板。

因为不止一次从漆黑的梦境中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都是这样明亮的色彩,仿佛一下子就溶入了这如水的光辉中……

「艾维利安?」

听见这近在咫尺的声音,最后几分游离的意识也集中完毕,于是彻底明白了现状。

微微转头,便对上了一双温和的碧玉之眸,和之前的声音一样,都属于这个充满关切的少年——

『帕里斯。』

对于这回应之声,少年的目光中现出几分诧异与疑惑。因为这是自当初的对话后,第二次叫着他的名字,而且不再是原先那样比较正式化的称呼,而是会表现出亲近之意的简称。

原本,我是不该这样做的。

因为像这样呼喊着谁的名字,将种种意念传达给对方,就会在无形中增强彼此的联系,也就更容易为之带来灾难。

所以,需要沉默。

所以,需要远离。

因为这才是最正确的,对所有人都好的方式。

但是,但是……

那碧绿的双眸温和地注视着我,仿佛在身旁点亮了一盏灯光。

接着,更加强烈的光与热迎面而来,是一下子凑上前来的红发少年——

『莱依。』

天空般湛蓝的眼睛里澄澈无垢,似乎任何事物映入其中都会显得明亮起来。而追随那开始移动的视线,便看见了几步外的白发少年——

『佛洛斯。』

冰雪般的脸上双目始终闭合,无法得见那眼眸中所显现的色彩究竟是什么。不过可以想象,大概是和表情一样的,看似冰冷无情的姿态吧。

但,无论展现出什么样子,只要看着这些人,就仿佛看到了整个世界。

是的,世界。

我所接触到的世界,我所存在着的世界,这样色彩鲜明,这样广阔无际,这样的……

心脏强烈地跳动着。

像有某种震荡传遍了全身,连指尖都在微微颤抖。

……

什么呀,这种感觉。

只是又经历了一遍某人的记忆。

只是又一次走出梦境的迷宫,只是平常的理所当然的事。

只是……

第一次像这样,被谁的声音唤醒,在谁的注视下睁开眼,在这种氛围下感受着梦境与现实的巨大反差……

试着抬起一只手,但像是中途就用尽了力气一般落在额头上,然后缓缓覆盖在眼前。微微发热的眼眶里有什么开始溢出来,沾湿了指腹。

「怎么了?哪里难受吗?」

耳边传来的声音急切起来。但摊开的手掌阻挡了彼此的视线,我看不见其他人的表情,他们也看不到我的眼神。

『只是……光,太耀眼了。』

耀眼的,耀眼的,光辉灿烂的世界,让这双习惯黑暗的眼睛几乎要被灼伤一般难受起来。

是的,只是这样而已。

这双眼中满溢的,并不是哀伤的泪水——

『试练塔,怎么样了?』

「诶?」

对于这话题的突然跳转,帕里斯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的样子,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常的从容。

「这个……失败了呢。」

『为什么?』

「因为艾维利安不在啊。」

『为什么?』明明一点也帮不上忙,少了我这个累赘只会更轻松吧。

「因为,不是大家一起走下去的话,就没有意义啊。」

『所以?』

「明年再去挑战吧。到时候,大家都会有所成长,会掌握更强的力量,一定能够走得更远,更加……」

『如果,我还是帮不上忙呢?』

「那么,我会尽全力来保护你——绝不会像这次一样。」

『不。』

悄然拭去眼角的水渍并移开手掌,接着支撑起上半身,但没有转头去看任何人。

『我不想成为被保护的一方,不想……成为弱者。』

「艾维利安不是弱者。」

温和却坚定的少年声缓缓诉说着,然后流露出微微的笑意,「而且我觉得,想要保护谁的这种心情,与力量的强弱无关。」

想要保护谁的心情……吗?

『是这样吗?』

「是这样啊。」

转头便看见少年那温和的微笑,恍若毫不动摇的光辉,正如先前一般……

『谢谢你,把我叫醒。』

「诶?」

对于这话题的突然跳转,帕里斯再次表示跟不上我的思路。那碧绿的眼眸凝视着我,现出了不知在想些什么的复杂之色,随即又化作平常的理所当然的微笑。

「这种事,根本用不着道谢。」

『不。』

不是为了这件事本身,而是……用那样的声音呼唤着我的名字,用那样的眼眸映出了我的样子,用那样的光辉笼罩了我的世界——

『真的,非常感谢。莱依和佛洛斯也是。』

「感谢?我吗?」

听见自己的名字,默默待在一旁不知正研究什么的红发少年转过头来,现出惯有的疑惑表情。

「为什么呢?」

『因为……我高兴。』

「因为高兴,所以要感谢别人吗?」

大大的蓝眼睛里满是单纯的信任,显然无论得到什么答案都会毫不怀疑地接受,并很可能就此加入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中,所以大家和他说话时都会很自觉地注意,以免灌输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所以——

『是的。会感到高兴是因为有其他人在,所以感谢。』

「是这样啊……」莱依恍然大悟,「我也很高兴,所以也要感谢其他人是吧?」

面对那炯炯有神的目光,还在考虑如何回复时,只见红发少年化作一阵残像扑了过来,这突如其来的力道让我差点躺回去——等等,这是什么展开?

「谢谢艾维利安~」

那活力十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一簇簇微翘的红发擦过我的黑发,那有力的双手紧紧环住了我,那结实的胸膛贴在我的胸前,仿佛两颗心脏正在呼应着彼此的跳动……

强烈的冲击使我动弹不得,只能默默感受着一切。

像有一轮初升的太阳在散发着最适宜的光亮与温度,不会刺眼,不会灼热,只是温暖的,温暖的,温暖的……不愿离去。

「嗯?」耳边响起了新的疑问,「很冷吗?」

『不。』

「可是你在发抖啊。」

『那是因为……你突然扑过来的原因。』

「可是你身上很凉啊。」

『那是因为你自己身上太热了,所以才会这样觉得。』

「是这样吗?」

『是这样啊。』

「嗯……」

『……』

「……」

『你的感谢时间是不是太长了?』话说,这是哪门子的感谢方式?是谁?究竟是谁教给他的啊啊啊——

「已经感谢完了啊。」

『那,为什么还不放手?』

「艾维利安身上凉凉的,抱起来很舒服~」

呃……

果然是莱依,说着莱依才会说的话。不过——

『佛洛斯身上一定更凉。』

稍快速脑补了一下某个情景,似乎很值得期待啊……我才没有在想什么奇怪的事。

「可是佛洛斯不许啊。」

呃……

该说不愧是佛洛斯吗?早有防范啊。

『那么,我也不许。』

「嗯?为什么呢?」

『佛洛斯的理由是?』很难揣测他会怎么说啊。

「会弄乱头发。」

头可断,发型不能乱?喂喂喂,这种理由真的没问题吗?

呃……

的确,佛洛斯的头发一根根整齐的像用尺子量过一样,反之我则是本来就有点乱所以再乱点也没关系吧……不,这不是重点,而是——

『那,你是怎么感谢他的?』

「没有啊~」

『为什么?』

「佛洛斯说过,我永远不用谢他。」

所以你当初只是纯粹的想来个拥抱是吗?嗯……看来吐槽之力已经完全恢复了。很好,那么接下来——

『你也该感谢一下帕里斯了。』

「诶?」

微笑着的围观党表示意外中枪,刚想说些什么的样子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

「谢谢帕里斯~」

身上的力道撤去,于是转头看着一旁正表示感谢与被感谢的两人,看着那除了高兴还是高兴的孩童式笑容以及那种种思绪全部化作微笑的温和表情。

胸口的热源已离开,可还是觉得暖暖的。因为只是看着这样的景象,就有种温度从心底升起,开始点燃血液……我的吐槽之魂熊熊燃烧啊,明明看着这温馨友爱的一幕却脑补成亲子图该怎么破啊啊啊——

……

视线转移,朝向敞开的窗户。

夕阳的余晖倾斜而落,在整洁的石质地板上反射出大片温暖而明媚的光彩。一旁静立的白发少年也似乎渲染在这背景中,使永远萦绕其身的冰冷气息也少了几分……

「不要想太多。」

冷冷的少年声毫无预兆地响起。

仔细一看,靠在墙边的佛洛斯并未正对着我,而身旁友爱满满的两人则毫无所觉的样子,显然又是在说悄悄话。于是——

『你指的是?』

「你应该很清楚。」

『我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清楚。』

「……」意味不明的沉默。

『……』没有特别的意味只是想沉默而沉默。

「这次的事,你还是太勉强了。」

『也就是太弱了的意思?』

「如果你希望我说的那么直接的话。」

『还是委婉点吧。』

「那么,」佛洛斯开始组织语言,「这次的失败是正常现象。但若一味沉浸于过去的阴影,下次的结果只会更糟。」

『也就是说,不要想太多、明天会更美好的意思?也就是说……这是在安慰我吗?』

「你觉得被安慰了吗?」

『不好说。』

「那么我的回答也是一样。」

『不坦率。』

「彼此。」

嗯……总感觉,像这样说着悄悄话时,佛洛斯会显得格外孩子气呢——诶诶诶?我也是一样?

算了,不要想太多,不要想太多。

抛开多余的思绪,果断下床。

踏在坚实的地面上,看着一旁表示完友爱的两人,说出了当前最重要的问题:

『晚餐时间到了。』

「啊~吃饭去吃饭去~」莱依的附和声率先响起,接着是帕里斯的微笑,佛洛斯则径直迈步向外走去。

就这样,这一话题到此结束,回归日常。

眼前映出的校园景象一如既往,耳边传来的欢声笑语一如既往,脚下走过的道路一如既往,一切平常的理所当然……的世界。

这样,就可以了吧。

……

「这份悠闲,还能维持多久呢?」

散尽喧嚣的夜晚,独自在房间里看着窗外的景色,沉浸于这样的幸福时,扰乱平静的声音毫无预兆地响起了。

视线偏移,前一刻还空荡荡的树枝上多出了某个身影。

比秘银更神秘的银发在月光下流转着奇异的光辉,比黄金更纯粹的金瞳毫无感情地注视着我,而那堪称完美的脸上所显现的,是愉快和嘲讽并存,却又好像其实什么也不在意的残酷神色。

一如初见,一如既往。

总是在发生了什么之后跑来发表感想,展示自己的无所不知和无处不在,用理所当然的表情理所当然的语气嘲讽着理所当然的事实——

『这样,真的很有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