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不落的星辰 > 13 目标的所在全文阅读

现在是星辰历3612年4月10日,叶之月的第一个休息日。

队伍集合离开学院是在下午三点钟左右,到达目的地大概用了三秒。之后,在接待人员的引导下前往宾客们的暂居之处,等各自安顿好了再四处逛逛熟悉一下环境,差不多就是晚餐时间了。

不得不说,和去年所在的埃卡恩学院相比,晨风学院中处处洋溢着一种轻快而明朗的气息,待起来很是轻松自在。而队伍中的其他人显然也有同感,原本像挪了窝的小动物一样怯生生的萝莉正太们也都在不知不觉间就忘掉了不安,开始欢声笑语起来。

不过,这种轻松愉快的时间,也只能维持到晚餐之前。

嗯……

怎么说呢,作为东道主,根据惯例会为远道而来的客人们举办一次接风宴,让所有人见个面认识一下,边吃边聊增进一下感情什么的……到这里为止都没有任何问题。

问题是——

如果客人之间关系不太融洽的话,再美味的食物也无法挽救人们的胃口……吧。

就好像现在,坐在我周围的学弟学妹们,本该无忧无虑享受着眼前的美食,却一个个都或多或少地流露出了与此并不相衬的神色,戒备、不安、忧虑,时不时就得受点惊吓——具体频率取决于某人看向这边的次数。

没错。

那是仿佛能用眼神杀死人的,隔着好几排餐桌的距离也无损于其威慑力的,毫不掩饰的敌意。

在这种场合下,会对来自星辰学院的我们表现出强烈敌意的,不用看也知道只有一方人……不,或许应该说,只有一个人。

没错。

那是来自托兰学院的,去年怒刷存在感后便不得不黯然退场的,前段时间又和罗伊特相爱相杀表示自己戏份还没完的,似乎无论到哪里都能秒开嘲讽、拉得一手好仇恨、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的,再怎么努力也一定会败在主角一方或正义之士手上的……突然觉得挺不容易的……安格尔同学。

好吧,人艰不拆,这种时候我就不去火上浇油了。

所以说——

我都这么体贴地选择了无视,却还是要用那种眼神狠狠盯着我不放——旁边几位都只是附带的,九成九的视线都集中在我一个人身上——我跟你究竟什么仇什么怨?

好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位小BOSS的第一仇恨目标总是锁定了我,但毫无疑问……一定都是魔君的错!

总之——

为了这种事浪费时间浪费精力根本没有必要,现在更重要的是……面对如此丰盛的美食,不满怀敬意地吃个够就太失礼了不是吗?

嗯,仔细品味,有一种非常自然……不,应该说是充满人文气息的感觉?既不同于罗伊特府上那种极尽奢华连一碟小菜都无比高大上的风格,也不像星辰学院那样有时会奇幻的让人怀疑究竟是食物还是生物——自从一块糕点摆在我面前却又自己长腿跑了以后,我就养成了每吃一样东西前先检查一遍的习惯。虽然食物的存在价值就是被吃掉,但……好吧,我还是喜欢普通一点的。

嗯……

关于食物的感想就到这里吧。再这样下去的话,我就可以写一篇《舌尖上的XX》了——然而我并不打算朝着吃货的方向发展。

于是就这样,忽略掉一些不和谐因素的话,这一场接风宴算是圆满结束了。

接下来,虽然距离就寝时间还早,但也该散了。毕竟我们不是来玩而是来办正事的,第二天就是比赛开始的日子,就算不需要为了夺冠而做什么准备,至少要好好休息一下吧。

然后……

在回房间的路上,几位新生用躲躲闪闪却又暴露无遗的某种复杂眼神看向我,似乎有话想说,却又碍于某些理由而难以开口,于是只能寄望于我主动询问……的样子。

于是我果断无视之,就当作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不知道。

虽然前辈照顾后辈是不成文的惯例,但我并不是那种亲切的人,没有必要的话根本不会多管闲事。

而且,他们想说什么,大致上都能猜到,无非是关于比赛的对策和小BOSS的问题……这种事走一步看一步就好了,因为再周详再完善的计划也一定赶不上变化——毕竟幕后黑手的任务就是制造意外引起波折并推动剧情发展使之一发不可收拾以至于原本一个章节就能讲完的内容硬要拖成三五十万字甚至更长。

嗯?为什么我会知道有幕后黑手的存在呢?明明没有出现任何可疑的征兆不是吗?

答案很简单。

因为有名侦探在的地方,必然会发生事件啊!

好吧,说笑而已。事实上,说真的,我想都不想就确信了接下来一段时间一定会发生些什么的理由……因为院长大人是个逗比,所以一切都是魔君的错!

没错。

比幕后还幕后却又仿佛无处不在的超级黑手,光我知道的就至少有两个了。至于剩下的,无论【阴影之夜】、【真实之夜】还是叫什么【XX之夜】的犯罪团伙,档次都差多了,完全不需要浪费时间浪费精力去考虑对策之类的——虽然前两个家伙我也没怎么在意过。

嗯……

如果用游戏来比喻的话,院长大人和魔君大人似乎是竞争模式,而我则是生存模式。

无所谓阵营,也没有过关条件,管他们相爱还是相杀,只要不牵扯到我身上就不用掺和什么……活着就是胜利。

总之说了这么多,归纳起来其实只有一句话:

不用想太多。

然而我总是一不留神就想了太多。

……

之后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关好房门睡了个安稳觉,直到天亮。

第二天,阳光明媚,风轻云淡,适宜出行和户外活动。

迎着窗外的晨光完成了例行记录,一切准备就绪后,踏出房门,便看见四名新生已经很自觉地在外面乖乖站好,等待着我的到来。

我……

第一次作为团队的领导者,感觉有点微妙。

嗯……

作为星辰学院的代表,我们不需要冠军的宝座来证明什么,是真正的重在参与而不求结果。所以,作为队长的我,也不需要带领队员们走向胜利,唯一的任务就是保障他们的安全。

注意,这里是“任务”而不是“责任”。

也就是说,万一他们真出了什么事,也只是意味着我没能完成任务,却不必承担责任——顶多扣点学分罢了。

也就是说,我完全可以撒手不管的……嗯,看在他们这么乖的份上,就顺便照顾一下好了。

脑中整理思绪的漫长过程,在现实世界中不过瞬息。

队伍到齐,可以出发了……

等等,那位不靠谱的新生导师呢?昨天来到这边后没多久就不知跑哪儿去了,一晚上都没回来吗?简直让我有些意外——当然,一位中年大叔夜不归宿这种事完全用不着担心,我所意外的是——身为超级萝莉控+正太控,明明有一个和软萌正太萝莉们近距离相处的机会却要弃之不顾吗?大叔你先前总是充满热情与爱心地看着大家的那种眼神难道只是逢场作戏吗吗吗?

好吧,反正这位也只是出来打个酱油的,高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出发。』

目光扫过每一个人,我毫不拖沓地下达了指示,接着就一马当先地迈出了前进的脚步,不再去看身后众人的表情。

凭着我的方向感、空间感以及远超常人的记忆力与感知能力,从来不需要担心迷路的问题。而曾经走过一次的路就更不用说了,简直像是在脑子里开了地图一样明确——没错,我就是个自带GPS的男人——虽然在这个魔法几乎万能的世界中并没有什么卵用。

于是很快的,在预计时间内顺利到达了会场。

此刻呈现在眼前的这个比赛场地,和去年相比,完全不是一个画风——大概就是罗马斗兽场和悉尼歌剧院的区别。

作为八大学院中成立最晚的,尽管已有几百年历史但仍属于新生代事物的晨风学院,显然和传统这个词扯不上关系。所以,即将开始的,不是传统的组团Pk打擂台,而是一种相当和平的……以诗会友?

作为一个并不称职的队长,我丝毫没有关注过比赛流程,更不清楚具体是哪些项目,所以直到主持人宣布规则时才大致了解状况:

今天的比赛,简单来说就是诗句接龙。

八个学院各出一位参赛者,一人一句轮流吟唱诗歌。是不是原创都可以,文采不好也无所谓,只要内容方面算是连贯就没问题……是不是觉得太简单了?就算是再怎么不学无术的家伙也能随便来几句打油诗不是吗?

别忘了,这是魔法学院。

所以这里要求的,并不是普通的诗歌,而是每一句都能够作为咒文来施法。

听到这里我就知道,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于是——

『你们几个,谁去?』

果断把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队友,随即得到了答复:

「这……我完全不擅长啊……」队友A表示无能为力。

「我也没有把握。」队友B非常谦虚。

「我也是。」队友C同上。

「我……」队友D似乎原本也是同样的想法,但面对着我们汇聚而来的目光,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说了一句:「……可以试试看。」

很好,就决定是你了——上吧,皮卡丘!

于是就这样,在我英明神武的领导下,第一时间便解决了商讨战术以及选择出战人员的问题。

于是……

第一天的比赛,就在一种充满了文艺气息与奇幻色彩的氛围中结束了。

嗯,是不是跳的太快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因为,如果要把具体过程记录下来,我今天就不用做其他事了——再加点旁白和介绍甚至水一水的话,凑个十几二十万字也不是不可能——然而若是有这闲功夫,我宁愿去思考人生辨证哲学展望未来之类的。

总之,散场后,差不多就是午餐时间了。

在足以容纳上千人的餐厅中,我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一边细细品味着具有晨风学院特色的美食,一边思考着任务攻略。

没错,攻略。

之前从罗伊特那里接到的支线任务,也该处理了。这是比起那什么比赛来说,更值得我认真对待的事。

因为冠军只能有一个。一方得意的结果,需要建立在七方失意的基础上。这样一想,我就完全没有争夺冠军的欲望——虽然我好像从来就没有竞争意识这种东西——反正不重要,随便怎么样都好。

相比之下,罗伊特的委托,显然不需要损及他人的利益,或者应该说是对双方甚至更多人都有益的——如果一切如我所料的话。

那么,现在的问题就在于……

送信,本该是一件简单的事,但在收信人地址不明的情况下就……虽然可能很麻烦,但是既然答应了就要尽力而为——至于最终结果就不是我能保证的了。

那么,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

「……艾维利安?」

某个声音轻轻响起,使趋于收拢的思绪切断了多余的线。因为在听见声音的瞬间,我已经通过感知能力辨识出了对方的身份,正是刚刚想到的某个人——自己送上门来,省得我去找了。

缓缓转头,在不远处步步走上前来的某个身影,和前一刻浮现在脑海中的画面几乎重合。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了整整一年,衣服没换就算了,连发型也似乎一点都没变的样子——但也可能只是我没看出来变化何在,毕竟我们其实不熟。

「久违了……还记得我吗?」

微笑有如清风拂面的年轻人走上前来,先是用常规的客套话问候了一声,然后……大概是我的表情不太常规,以至于稍稍有些不确定,迟疑起来。

『记得。』

普利埃特·佛德,十九岁,之前连续几年都作为晨风学院的代表而参赛,性情和蔼,与人为善,虽然看起来十分缺乏作为领导者的威严,但毫无疑问是团队的主心骨。

顺便一提,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会在自我介绍的时候连名带姓一起说出来,所以我对自己认识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只知其名不知姓氏——而且相当一部分都是化名——但这一位显然不包括在内,所以印象略有加深。

然后——

出于礼貌,我放下了餐具,平静地注视着他,然后继续着话语。

『找我有事,是吗?』

我用的是肯定的语气,确定对方不是碰巧看到我于是顺便打个招呼刷一下存在感,而是专门过来找我的——不要问我为什么会知道,名侦探的境界不是平常人能够理解的。

显然这句话出乎对方的意料之外,使之微笑面容上的迟疑之色还没来得及消散便又加重了一分,但总的看来还算是平静。

「……是的。」

『我也有事找你。所以,请用尽可能简单明了的方式说明。』

「什么事?」对方更显意外,想想还是问了。

『不急,你先说。』

「那我就直说了。」对方很自然地在我正对面的位置坐下,两手并拢搭在桌沿,摆出一副讨论正事的架势,习惯于微笑的神色中也多了几分认真,「我的……我们的院长,有事想和各方代表商谈,却找不到来自星辰学院的加斯特先生,所以打算询问一下……你知道那一位的所在,或是联系方式吗?」

『不知道。』

「这样啊……」对方并无意外之色,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微微一笑,很干脆地转交了话语的主动权,「那么,轮到你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的一位学长,有封信托我转交给曾居住在这座城市中的某个人,但不清楚对方现在的地址,所以想找个当地人询问一下——你,知道一位叫做露伊的女士吗?』

「露伊……女士?」

对方睁大了双眼,流露出有些猝不及防的惊讶,随即便转为深思与不解。

看样子是问对人了,不过这种反应——

『不方便说吗?』

「……不。」对方从沉思中恢复过来,神色难得有些复杂起来,「只是,想到了一些事……」

这种别有隐情的感觉,隐藏任务?

「对了,之前你说是受人之托来送信,关于那位学长……名字是?」

『在学院中使用的名字是,罗伊特。』

「罗伊?真的是罗伊……吗?」

这种简短的称呼方式,看来真的是熟人?等等,仔细一看,普利埃特和罗伊特长的有点像啊……虽然发色不同,但眼睛是一模一样的翡翠绿,而且都是单一风属性——别告诉我你们其实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抱歉,我……太惊讶了。」

面对着不变的表情与目光,普利埃特终于意识到自己有些失常,如同叹息的深呼吸过后,很快就平复了心情,然后再次开口——

「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你要找的那位露伊女士……就在这所学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