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不落的星辰 > 14 如你所愿全文阅读

任务目标的所在位置,本以为要东奔西跑问上一圈才能有所收获,没想到这么简单就知道了。不仅如此,普利埃特还很积极地表示可以给我带路——虽然他的表情尽可能维持着平静,但看得出来对此很是关心。

于是——

等我吃完再说……这句话,到底还是没能说出口。

虽然感觉浪费粮食不太好,但在这个居民生活水平普遍奔小康的世界上,完全不用担心饥荒问题,人们自然也就没什么节约意识了。即使是社会最底层的贫民也能得吃饱穿得暖,乞丐这一职业更是只存在于历史中——身无分文一无所有怎么办?政府包养你!

就这样,在普利埃特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来人往的餐厅,朝着人影渐稀的方向前进。

途中,几乎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在看见我们的时候给予真诚而友好的微笑,有的还会出声问候——当然,我只是附带的,主要是冲着我身旁这位仁兄来的。

好在这个世界的人们没有动不动就拉家常的习惯,倘若没有非说不可的事,路上碰到熟人也只要微笑就好,脚步都不用停,以免耽误正事。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么闲的,可以整日整夜发着呆什么都不做也没关系。

嗯……

据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晨风学院的占地面积并不小,但是和星辰学院相比的话就如同沙粒之于高山。

这个比喻一点也不夸张。因为一座城市里可以有很多间学院,但整个城市加起来也没我们一个宿舍区的范围大——足以容纳数十万人的地盘上只住了一百多个学生,而这已经是星辰学院中人口密度最高的区域了。

所以,同样是走在校园里,星辰学院可能逛上一天也碰不到一个人影,时常会有种遗世独立甚至已经被整个世界所遗忘……的感觉。

而晨风学院这边,就算是再偏僻的角落也有人活动的痕迹,闭上眼也能感受到无处不在的人文气息……

……到了。

不知不觉又想了很多,直至目的地。

意识到任务目标就在前方,我收起了天马行空的思绪,开始专注于眼前的景象。

那是一间绿意盎然的小屋。

枝繁叶茂的树木环绕成荫,错落有致的芳草铺了满地,还有沿着墙壁攀爬而上几乎覆盖了屋顶的青藤。除了星星点点的花朵与叶片间隙中露出的砖瓦添了几分多彩,一眼望去,满是生机勃勃的绿。

尽管还没见面,我已经对屋子的主人勾勒出了最初的印象。

而随着普利埃特敲开房门,踏入屋内,便毫不意外地看见了一位符合自己预想中形象的女性:

曲线柔和的琥珀色长发,样式素净的浅绿色长袍,深邃透亮的碧玉色双瞳,还有那周身萦绕的宁静气息,一瞬间让我以为自己看到了帕里斯的成年版——不光是因为外貌,更重要的是内在感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罗伊特最重要的亲人却和他不太相像,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

『露伊女士?』

「我是。」

『有你的信。』

开门见山地说明了来意,随即得到肯定的回答。接着,在对方表示疑问之前付诸行动,一手抬起的同时,将储物空间内存放的信件取出,然后向前递去。

「这是……?」

对方走上前来,柔和的目光扫过我们,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眼底涌现出种种复杂之色,这才小心翼翼地接过了信封。

薄荷绿的信纸被轻轻拆开。

我没有看过信的内容,不知道究竟写了些什么。但我知道,那张薄薄的纸上所承载的,是某个少年无比沉重的心意,在深埋了十一年后终于可以展露于阳光下。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口,弥漫在这小屋内,无声传递着初夏的温暖。

在这温暖的抚慰之下,在这阳光的怀抱之中,那双碧玉般的眼眸显得清澈而明亮,仿佛有某种光辉正在绽放……然后,化作泪水。

像是连心都要融化了一样,无声而落的泪。

不是因为悲伤。

不是因为痛苦。

而是每一滴,都满溢着浓浓的幸福。

没错。

我能够感觉到,我能听得到,这份无法诉诸于口的心灵之声,声声激荡着涟漪……

「抱歉,我……非常感谢……」

露伊看完了信,也止住了泪,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显然没那么容易平复心情,无法停止颤抖的声音说不出完整的句子。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平静如故的话语:

『需要回信吗?』

「……可以吗?」

露伊喃喃自语着,像是获得了珍贵的宝物一样将其紧握在手心,想要反复确认其真实性,害怕一不留神就成了一场空。

「我真的,可以写信……给那个孩子……吗?」

『当然。』

这样理所当然的事,没有理由去否定。

「那么,请稍等片刻……」

欣慰不已的露伊表示立刻就去写回信,好像迟一秒我就会反悔一样——我看起来就那么不近人情毫无人性吗?好吧,看起来的确是。

『不急。』

距离返校还有好几天,就是写个一箩筐的信,甚至再捎点土特产回去也没问题。

明白了我不会马上就走掉、也不会一去就不复返后,露伊总算是放下心来,开始展现出安然而从容的姿态,和先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不过这也是正常的吧,毕竟是被迫分隔了超过十年才终于能够有所联系的母子二人,再怎么激动也不为过。

没错。

这位年轻貌美的露伊女士,就是罗伊特的母亲——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

嗯……

这里不得不说一下。

或许是魔法的因素,也可能是基因所决定的,这个世界的居民普遍长寿。

天赋异禀的异族自不必多说,超凡入圣的强者更是一个个堪比活化石,哪怕是最普通不过的凡人也能随随便便就活过一个世纪——当然,前提是寿终正寝。

所以相对的,人们的生长和衰老速度都比较缓慢。以我曾经历过的上一个世界为参照物的话,这边一个刚满二十岁的成年人,放在另一边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总有些人就像是打了激素一样个子窜的特别快,比同龄人高出一大截。

所以,像眼前这位看起来大概二十多岁的女士,实际年龄至少还得再加个十岁。

此外……

刚刚说了年轻,现在来说说貌美。

我在这个世界上见过了很多人,其中长的丑的……一个也没有。

美男美女美少年暂且不论,连胡子拉碴的大叔和白发苍苍的老爷爷也都帅的一塌糊涂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其实是个脸能当饭吃的世界,美貌和实力成正比吗吗吗?

虽然我的审美观似乎有些异于常人,但一个新鲜完好的水果和一个起皱残破的干货放在一起……哪边比较好看,答案毋庸置疑。

虽然同样不知道是魔法或基因问题还是别的什么理由,总之由此可以得出结论——

创世神一定是个颜控。

总之……

俗话说,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而幸福的人都是一样的幸福。

那么以此类推:

长的难看的人各有各的难看,而长的好看的人都是一样的好看。

所以……

真的很像啊。

眼前的这位露伊女士,和远在星辰学院的帕里斯,虽然年龄和性别都不对,可给我的感觉真的非常相似。

尤其是眼神。

那双碧染如玉的眼眸,那种满含关切的目光,好像只要静静看着自己想看到的事物就会无比满足。为了给重要的人们遮风挡雨,会从一株小草成长为参天巨木。只愿对方安好,便可欣然付出自己的一切。

这是纯粹的,无私的,无比强大而又温柔的意志。

被这样的目光注视着的时候,总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从心底涌出。

像是幸福,却又像是悲伤。

想要远离,却又不忍远离。

所以……

如果说,这世上有谁能够成为我的克星,那么一定是个会用这样一种目光注视着我的人。

我可以铁石心肠地对所有人说“不”,唯独于此……难以拒绝。

所以——

面对这种熟悉的目光,我并不勉强地答应了留下来喝杯下午茶,顺便聊聊关于某位学长的种种。当然,我既没有开上帝视角也没有对此特别关注过,能说的不多,但即便如此也让露伊表示了十足的喜悦与感激之情。就好像久旱逢甘霖的大地,每一滴都是上天的恩赐,使人充满敬意地接受,不敢奢求更多。

就这样,宁静安详的时光悄然而逝。

不知不觉间,日影偏斜,染上昏黄的光线一一诉说着离别。

这一幕意味着:该吃晚饭了。

于是,我打算趁早去食堂占个好位置,便在话题告一段落的时候果断提出告辞。

露伊并未挽留,而是因耽误了我太长时间而深表歉意,以及更深的感谢。不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还有诚意满满的谢礼——对方精心制作的各种色香味俱全的小点心。

我用了几秒钟来揣测并思考,这份礼物……是给我一个人的,还是暗含了希望我能带点回去给某人尝尝的意味……但,考虑到食物还是趁着新鲜的时候吃掉比较好,所以那些保质期太短的,就让我独自解决吧。

于是,我们离开了这间绿色弥漫的小屋,走向来时的路。

没错,我们。

全程陪同、也参与了对话、但就是没什么存在感的普利埃特同学,好像只是来充当移动背景板的,又好像其实与之关联颇多,只能从那时不时感慨万千却又隐忍不动的复杂神色中看出来另有内幕。

但这不重要。

对方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去问。

「……我可以提问吗?」

然而,本以为会一路沉默到底,却在中途听见了这预料之外的话语。与我并肩而行的普利埃特转过头来看向我,本该温和如同轻风的声音中显出几分无可奈何的凝重。

「你好像没什么想问的呢……是不在意,还是早就知道了什么……吗?」

这很重要吗?

虽然彼此不熟,但这并不妨碍我对眼前之人有所了解。我所知道的普利埃特,是不会对他人之事多加干涉,也不会说些无意义的废话,而是一旦开口就代表已经过了深思熟虑。那么,之所以这样说的理由是——

『你想知道什么?』

「我……」

大概是对于这种直奔主题的说话方式不太适应,普利埃特沉吟了片刻才缓缓诉说。

「我想知道,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初?难道是——

「十二年前的霜月之末,发生了某个事件。直到现在,我仍然不知道那一天的具体状况,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究竟有多少人……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普利埃特放慢了脚步,遥遥直视前方。像是行走在泥泞的沼泽中一般,即便没有表现出沉重之感,也可想而知并不好过。

「我所知道的是,在那之后,我的姑姑失去了唯一的孩子,而我的父母……再也没有回来。」

『……』

「只是一次平常的远行,要不了多久……这样说着的,父亲和母亲的样子,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他们的声音,世上最温柔的声音,在耳边说着……“等我们回来”。」

『……』

「可我等到的,却是不认识的人,说着不明白的话……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再也无法归来……这种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

「没有遗言,也看不到遗体,所以我始终无法相信……真的去世了。或许,只是去了某个遥远的地方,只是太过遥远,或许总有一天会再见面……也说不定。」

『……』

「所以,今天……」轻风拂面般的声音掀起一丝微澜,但那份平静仍未破碎。

「我姑姑的孩子,我的堂弟,在消失了十二年后终于传来音讯……在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好好地活着。」

「所以,我在想……」

普利埃特再次转过头来看着我,语气轻和,表情平静。

我不知道,这是雨过天晴的平静,还是暴风雨前的宁静。但我知道,这取决于接下来的对话——

「关于我的父母,你……知道些什么吗?」

『我不认识你的父母。』

「……」

『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

『我只知道,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无论今后会发生什么,不要绝望,不要放弃,不要后悔……还有,不要哭。』

普利埃特没有哭,只是有几分云淡风轻的叹息,然后微微地笑了。

「我看起来,像是会哭的样子吗?」

『不。』

「那为什么……」

『你和罗伊特一样,会把笑容变成最悲伤的表情。』

微弱的笑容散去。

眼前之人沉默着。

我已经弄哭了一个,不想再弄哭第二个。

但是,比起这种强颜欢笑却比潸然泪下还要难受的样子,还是干脆哭出来比较痛快。

有哭有笑,有悲有喜,这才是完整的人生……不是吗?

「艾维利安。」

普利埃特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用最终归于平静的目光注视着我,再一次展现的微笑中有着举重若轻的释怀与真诚。

「今天的事,真的非常感谢。」

『……』我做了什么值得郑重感谢的事吗?

「还有……」普利埃特稍稍迟疑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那双和罗伊特相似的翡翠之眸中重新蒙上一层浅浅的阴影,掩去了瞳孔深处的光彩,「关于刚才的话题,可以请你保密吗?」

突然有种强烈的既视感。

果然很像啊,这两位……不愧是堂兄弟。

那么——

『如你所愿。』

不是像往常一样“嗯”一声敷衍了事,而是庄严而郑重。

因为存在于此的这个人,乃至于我所遇见的每一个人,都是那么认真地活着,也是同样认真地对待我。

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也想要认真以对。

如果你这样期望的话。

如果我这样期望的话……

「谢谢。」

普利埃特再一次微笑着,语气温和,神色也轻松了许多。

「说起来,我必须向你道歉呢。」

『……?』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个冷漠无情的人,甚至……觉得有些可怕呢。」

『……』这种事就不用特意说出来了吧。

「但是现在,我觉得……」

咫尺外的双瞳静静注视着我,可以看见从中映出了自己此刻的模样。

「很高兴遇见你,艾维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