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不落的星辰 > 15 解谜全文阅读

「很高兴遇见你。」

听见这样的话语时,我不禁感到高兴,但同时又有些难过。

因为,我既不能放任自己沉浸于这份心情,也不能向其他人说出这句话。

因为……

一切都是魔君的错啊啊啊!

没错。

万恶的根源,永夜之魔君。

世间一切不幸之事,追根究底都是魔君的错。

和那个家伙扯上关系的人都会遭遇不幸。就算原本没有关系也会被迫牵扯上,然后同样的不幸——就像普利埃特的父母一样。

没错。

我没有说谎,但也没有说出全部。

只是,不知从何说起。

……

【霜末事件】。

这是发生在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前的某个事件,却似乎和我遇见的许多人都有所牵扯。

事情的起因和经过都被有关部门列为机密,依然无从得知。但,即使从历史中抹去再多的痕迹,也无法改变现实。只要整理一下目前已知的种种信息,就如同把散乱的拼图还原出部分轮廓与脉络,尽管还剩下大片空白,也足以推断出全貌——

十二年前的霜月之末,某些人为了达成某个目的而展开了某种行动。

事件发生的地点,是北方帝国的都城。

不知是偶然还是刻意针对,以皇帝为首的皇族成员都被一网打尽,从此消失在公众眼前。

不知是被殃及还是原本就有所牵连,事件的受害者不止是这些。

先前见过的,身为皇室暗卫的卢米尼奥,身为贵族子弟的安格尔,身为帝国宰相的……那位大叔叫什么名字来着?呃……雷吉蒙德。据罗伊特所说,他们都在那次事件中失去了亲人——至于他是怎么知道的我就不知道了。

此外……

本地人被不幸卷入,可以理解。

南方人远行到北方,也不奇怪。

但他们都和罗伊特有关,这就不能不让我多想了。

而且,同样身为事件的相关者,其他人与亲人都是死别,只有罗伊特是生离。

原本和母亲生活在南方的他,在【霜末事件】发生后的第一时间被强行带到了北方都城,也就是事件的发生地。从宰相大人他们的表现可以看出,是为了保护罗伊特,但在这背后还有着某种不为人知的重要理由——重要可以倾尽全国之力来哄他开心——然而似乎起到了反效果。

不过……

那一天,光明的钥匙悄然复苏。

被黑暗所侵蚀的光之大陆,被逐渐颠覆的光与暗的平衡,也已经开始恢复正常了吧。

不过这样一来,某些见不得光的家伙恐怕又要闹事了。

嗯……

夜之一族的变革,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是那群魔君大人的脑残粉应该会消停一阵子,大概。

某反派组织,名为【真实之夜】的那些家伙们,目前还没有正式接触过,不知道他们究竟想做什么,在当初的事件中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嗯……

暂时就到这里吧,剩下的到时候再说。

……

时间平静地流逝,没有发生什么太特别的事。

之所以加了个“太”字,是因为……尽管我已经努力无视各种状况,但还是会有新的状况不断发生,积少成多,勉强能算得上特别。不过这些琐碎的事就不用一一记录了,跳过就好。

于是——

前七天的比赛,算是顺利完成了。

和第一天的诗句接龙差不多,后续的比赛项目也充分利用了各种艺术表现形式,大致可以概括为:琴棋书画诗歌舞。

参赛者的感受暂且不论,作为观众来看,完全就是赏心悦目。

没错,观众。尽管以参赛者的身份而来,并且还是队长,但我依然全程旁观,把表现的机会让给新人,充分锻炼他们接人待物的经验与自力更生的独立性……嗯,暂时就想到这两个理由,应该够用了。

总之,赛程告一段落。

目前总分第一的学院,是毫无悬念遥遥领先所有人的……晨风。

毕竟有主场优势,而且出手的都是专业人才。此外,年龄差距也同样不容忽视,和星辰学院这边临时抱佛脚的萝莉正太们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至于某个金发红眼的人形火炉,托兰学院那边的表现……意外的还不错。原本以为只是无脑的暴力输出队,没想到在艺术方面也挺有两把刷子——不愧是贵族子弟,的确有高傲的资本。

至于去年的主办方,埃卡恩,依然只能用中庸来形容。

不过这也是正常现象。要知道术业有专攻,能够被列入八大学院的,总会有其过人之处。当然,整个大陆所有学院的声望地位等等加起来,在星辰学院面前也不过是米粒之珠、萤火之光,远远无法企及星辰的辉煌灿烂。

嗯……

作为星辰学院的成员之一,由我来说这种话,似乎有些自夸的嫌疑。

但,这的确是世人公认的事实。

因为一直以来,几乎是遇见的每一个人都在向我表现出这种态度。即便是动不动就秒开嘲讽的安格尔,在肆无忌惮展现出敌意的同时,却也从未有过丝毫的轻蔑与藐视——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为了什么,明知只能自取其辱却还是要作死——每当这种时候我都想说:少年,你很有勇气。

嗯……

总之,明天开始就是最后的决战了。

和去年类似,依然是八个队伍共计四十人的混战,需要前往特定场所,并持续整整一天。

不过,比赛方式有所不同。不再是碰运气式的寻物,而是……解谜?

嗯……

看样子,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加油吧,学弟学妹们,我看好你们哟~

不过话说回来,某个萝莉控兼正太控的大叔,好像已经人间蒸发了一样,直到现在都没露面,也没传出任何讯息。

虽然那位大叔看起来总是一副颓废的样子,可再怎么说也是有【剑圣】称号的,不会随随便便就让谁给灭了吧。再加上他作为星辰学院的教职工,同时还是这次外出的代表之一,明知这一点却还是要来找麻烦的家伙……除了勇气可嘉我想不到第二个形容词。

所以,能够想到的理由就只有:他自己不愿现身。

不知是因为某种缘故而离开了还是故意躲起来,恐怕都是他自己的决定,那我就用不着多管闲事了——毕竟也没触发任务什么的。

那么……

然后……

今天是4月17日,帕里斯的生日。

去年这个时候,宿舍成员还没有熟悉到可以互相交流个人隐私的程度——当然,莱依和佛洛斯彼此除外,他们简直就像是一个完整的人被分成了两部分。脑补一下俩人合体的样子,绝对是魔武双全、智慧与力量并存、完美无缺毫无弱点……何止逆天,根本就是X天。

总之……

相识一年多,宿舍四位成员已经庆祝了三次生日,唯独错过了帕里斯。

本打算今年补上的,可事到如今……因为某个变态院长的以权谋私,我也只能再多欠一份了。

嗯……

也不知道他们这次会有什么活动。帕里斯的话,应该会选择……种花?

不知为何,脑子里冒出了这个念头。

作为朝着民生系发展的一员,帕里斯今后的职业将是我们之中最为贴近普通人的。而根据他的元素属性,我猜具体方向不外乎土木建筑或农林业。但即便如此,范围还是挺广,而且职业和爱好也未必一致……为什么我第一时间想到的会是种花呢?

莫名的念头在脑子里挥之不去,像是在提醒着什么。

呃……

好吧,我会好好考虑礼物的问题。

那么就这样,不再多想。

……

第二天,阳光明媚。

不知道是季节因素还是老天爷的心情太好,去年这个时期也是一样的晴空万里,仿佛云端之上的神明在遥遥注视着地面的一切。

不过,无论上天或神明有何感想,也不管其他人有何打算,我现在考虑的问题只有一个——

这次的BOSS,会是谁呢?

没错。

我早已看穿了一切。

就好像过关闯副本一样,每经历一个事件时总会遇到阻碍者,从无名的炮灰到正式的BOSS都有可能——反正就是不让我好过。

如果是升级流故事,那么每一关的BOSS一定是等级略高于主角于是出场时装个逼将其吊打一番再上演绝境反杀,等主角升级了再出现更高一级的敌人,如此循环反复……然而我的人生并不是这种东西,遇到的一个个都不按套路来,迄今为止分别是:

星辰学院的暗鸦,目测十阶以上,大BOSS。

狂刷存在感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的安格尔同学,七阶元素使,小BOSS。

黑曜之塔上层的魔兽们,单个实力不超过九阶,然而有数量与主场优势,中BOSS。

作为万恶之根源的魔君大人,据说其实是我哥的那个家伙,显然已经超越了人类的范畴,绝对不低于十二阶——最终BOSS?

嗯……

算得上BOSS的,大概就这些了。

虽然同样是哥哥的大贤者先生也有不容忽视的超级BOSS气场,但毕竟没有真正动过手。

然后……

上述四关的BOSS中,只有最弱的安格尔同学被成功推倒……不,是打倒了。而其他的都未能攻略,不是对方自己撤了就是我方先撤了,简直太失败。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吧。毕竟安格尔同学也只是个凡人罢了,而其他的根本不是人。

没错。

魔君大人不是人。

魔君大人不是人!

魔君大人他根本就不是人啊啊啊!

嗯……

有种微妙的爽快感,心情舒畅不已,果然时不时就该这样吐槽一下。看来,今后的内心吐槽又可以更新了:

一切都是魔君的错,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人……所以院长大人是个变态!

很好,非常完美的衔接。

就这样再接再厉,成为一代吐槽帝——没有意外的话,我的今后的职业发展方向应该是文艺系——吐槽也算文职的一种吧?

没错。

只要有槽点,就算是神我也吐给你看!

于是——

最后的比赛,开始了。

没错。

尽管我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些想笑,但是,看看其他人似乎都一脸认真的样子,为了不破坏气氛,也只能继续维持我德高望重而又深不可测的形象了——也就是面无表情。

然后……

和去年不同,不需要全员打散再随机传送,而是让各方继续维持组队状态,小队成员可以齐心协力共渡难关。

于是——

站在比赛场地的入口,看着眼前一字排开的萝莉正太们,我从容不迫地发出指示:

『交给你们了。』

「……」

没有人发表意见,显然对我的话语毫无疑问——就算有也会乖乖闭嘴,因为在德高望重而又深不可测的我的面前,一切嘴炮都是徒劳的——等等,我的人设似乎又多出了奇怪的属性,错觉吗?

算了,管他呢,就这样吧。

于是——

此刻所在的,是一座空旷而寂静的古代城市。

放眼望去,满是久经了岁月侵蚀的灰白色石质建筑。尽管被时间的刻刀磨平了棱角,一个个巨大的石块依然巍然不动地坚守着各自的岗位,即便赋予其存在意义的人们早已离去。

然后,是同样见证了光阴流转却更显生机的大片绿色。看似脆弱却无比坚韧的藤与叶,静静覆盖着同样沉默的石块,像在无声地诉说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一切安静无声,唯有风的叹息远远弥漫。

于是……

行走在几乎已看不出原貌的街道上,身形稚嫩的少年少女们不约而同地放轻了脚步,神色中也多少带了些小心翼翼,生怕一不留神就惊醒了沉睡中的巨兽……的样子。

除了身后与两侧围绕的细碎脚步声,再也感受不到其它属于人类的气息。

每个队伍的初始位置都是分开的,加上场地范围也不小,所以短时间应该不会遇见其他人——如果遇见了,那么一定不是人。

没错。

由人类建造的这座城市,早已被人类所放弃。而现在的居民,就只有……

「那那那那那是什么?!」

惊惶不安的少年声突然响起,因为过于紧张而差点说不出话来——这是一行人中无论年纪或胆量都最小的队友C。

听见这话语,全员停下了脚步。

顺着出声者的视线望去,仔细分辨了一下,才从背景中找出某种几乎与之融为一体的身影。

「这是……?」队友A表示疑惑,但是完全不害怕的样子。

「难道……」队友B似乎想到了什么。

「妖……精?」队友E有些迟疑地说出了关键词。

没错,妖精。

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生物……不,是不是生物还有待商榷,甚至能不能归纳为一个物种都成问题,因为这些家伙实在是……除了奇妙还是奇妙的谜之存在。

就好像眼前这些。

乍看,似乎就是一堆小石头。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每块石头上都会时不时张开一道缝又很快闭合,就像在眨眼一样……不,不是像,而是事实。而且显然是在偷看我们这边,还自以为隐藏得很好,连自己已经暴露了都没意识到。

「妖精……就是这个样子的吗?」队友A仔细打量着不远处的小石堆,似乎挺有兴趣,「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啊……」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队友B感慨着。

「我……只是听说过一些传闻,也不能确信。」队友E怯生生地说着,然后小心翼翼地转过头来看看其他人又看看我,「现在……要过去吗?」

「这……」队友B思考着什么。

「……」队友C显然对于这种存在有些害怕,迟迟说不出话来——石头上长眼睛真的很可怕吗?

「我先去吧。」队友A看了看各人的表情,又见我这个队长完全没有发表意见的倾向,便主动向前迈了一步,「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你们在这里等着,看看情况再说。」

果然不出所料。

不愧是一行人中个子最高的A同学,一有状况总是第一个上,似乎天塌下来也有他顶着——至于能不能顶住就是另一回事了。

「小心点,别惊吓了它们。」队友B是他的好搭档,通常负责出主意。

「那……阿卡丹同学,你自己也要小心啊。」队友E总是一副非常腼腆的样子,但从不会少了对他人的关心——也许因为她是队伍中唯一的女孩子?

「……」队友C一脸担忧,但也说不出劝阻的话。

于是……

就这样,我们站在原地,目送着勇士的背影,看着他怎样小心翼翼地接近了目标。

嗯?为什么一定要过去?

啊,忘了说。

今天的比赛内容是解谜,而解谜的关键就在于这座城市中的居民。

没错。

这是要让新生们充分展现技术大显身手的时刻,所以我只要继续旁观打酱油顺便吐个槽就好……不,一个怎么够呢?怎么也得吐全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