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不落的星辰 > 01 祈愿之花全文阅读

2:27 S

「你……在种花吗?」

『是。』

「这花,花期不定,极易错过,而且一生只绽放一次,一夜过后就会凋零——即便如此,你也要继续吗?」

『是。』

「韶华易逝,且行且珍惜……你,很喜欢花吗?」

『喜欢,是什么?』

「所谓喜欢,就是……发自内心的,觉得某个事物……非常美好。」

『美好,就是喜欢?』

「是啊……因为喜欢,所以美好。」

『喜欢花。』

「嗯,我也很喜欢。」

『喜欢你们。』

「……」

『喜欢天空,喜欢天空下的一切……一切,存在于此之物。』

……

……

「我们……要走了。」

『什么时候回来?』

「这一次,恐怕……需要很久。」

『很久,是什么?』

「就是……是……等到这花,开满整座山的那一天。」

『花,开满……』

「所以,在那之前,在我们回来之前,你就留在这里……好吗?」

『好。』

「记住,不要离开这座山的范围,哪里也别去,就在这里……等我们回来,好吗?」

『好。』

「……抱歉。」

『为什么?』

「这一次,要让你等很久……很久……」

『没关系。』

「……」

『我在这里,等你们回来,直到这花开满整座山的那一天。』

……

……

……

意识凝聚的时候,有种恍若隔世的遥远感。

……好像忘了什么。

是什么呢?

是什么呢……

一度停滞的思维仍处于冻结状态。

随着意识的活动,缠绕成茧的丝线一缕缕抽出、散开,然后编织成网。

与此同时,冗杂的情感和记忆也开始沉没于意识的海洋,只留下零星的泡沫浮于表面,然后逐一破碎。

……回来?

没错,回来。

最后的碎片如同讯号,唤醒了存在于此的【我】——

……

睁开眼,所见的是似曾相识的天花板。

这里是……

看着眼前的画面,以脑海中浅浅的轮廓为线索,开始触动相关记忆,并使之浮现。

……想起来了。

这里是,这些天来暂住的,位于晨风学院的某个房间。

自己之所以会在这里,是作为星辰学院的代表来参与某项活动。

但是今天,就要回去了。

……回去?

回到……哪里去?星辰学院吗?

不对。

不是那里,而是——

是什么呢?

想不起来。

但是,总感觉……很遥远。

遥远的,遥远的,已经忘了究竟在何处,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

没错。

所以无法归来。

所以没有回来。

没错。

谁也没有回来。

根本不会回来。

没错。

即便一直等待……

无论怎样等待……终究,还是不会回来。

没错。

不会回来。

无法回来。

已经回不去了。

再也回不去了。

再也……

……

为什么呢?

为什么……没有回来?

明明这样说过的。

说到就该做到的。

约定了,就要实现……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约定】这个词,【承诺】这个词……教会了我这些的人,为什么自己却没有做到?

我……

等等,【我】是谁?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瞬间,某种强烈的声音在心中响起,化作答案——

我是艾维利安,不是其他的什么人!

一瞬间,仿佛有清脆的铃声摇晃了沉寂的夜,并在缭绕不绝的余音中使之溃散,呈现出帷幕后的真实姿态,然后——

我醒了。

……

耗费一些时间来整理思绪和记忆后,我的心情……有些微妙。

像这样,在梦境与现实的夹缝中迷失自我,被过往记忆中的执念占据了整个意识……这种事,已经很久没有经历过了。

没错。

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因为……

我并非独立的人格,而是各种意念的集合——简单来说就是多重人格。

不过……

半年前的那一天,决定了只作为艾维利安而活下去,不愿再背负不属于自己的过往。在那之后,其他人格都已回归沉眠状态,只能在记忆构建的梦境中偶尔表现出存在感,无法在我清醒的时候影响什么——里人格除外,因为那一位根本不属于人类的范畴。

总之,作为表人格的我占据着绝对的主导权,在意识世界的斗争中绝不会输给其他人。

但,问题还是没有从根本上解决。

那些执着不散的意念,只是被沉入了意识的底层,依然存在于此,一旦遇到某个契机就有可能爆发出来——虽然也掀不起多大风浪,但终究还是隐患。

就好像今天……

因为梦境而激活了遥远的记忆,唤醒了那份深埋在历史尘埃下的执念。

那是……

简单来说,就是被放鸽子了。

很久以前的某一个我,就因为这种小事而纠结了一辈子都不止,直到现在还是念念不忘——这都几千年了,对方早就连灰都不剩了吧?

前生不相逢,来生不相识。

轮回转世过后,即便拥有着相同的灵魂、相同的记忆,也不再是同一个人了。

那份没有兑现的承诺,已经毫无意义。

约定未能完成的理由,同样没有意义。

没错。

存在于此的,不是无言,不是唯一,不是曾经的任何一个【我】。

在那个约定之地等待着约定之人……的那个人,早就已经不在了。

留下的,只是一份残破不堪的心情。

没错。

时间会改变一切。

时间会摧毁一切。

无论是怎样强烈的情感,也抵不过岁月的侵蚀。

即便是铭刻最深的记忆,也会在时光长河的冲刷中变得面目全非。

因为……

人类能够轻易约定永远,是因为拥有的时间太过短暂——短暂的,在自己的心意改变之前,就已经因时间的停止而失去了变心的机会——于是成为永恒。

但是,对于超脱时间而存在的非人之物,这种事……只是自寻烦恼罢了。

没错。

只是一个约定而已,很重要吗?

对方没有遵守约定,那又怎么样呢?

事到如今,就算知道了一切的真相,又能改变什么?

已经回不去了。

再也回不去了。

逝去的岁月,无法回溯。

逝去的生命,无法归来。

属于这份回忆的故事,早就已经结束了。

属于这段过往的心情……固执着不肯放手,又有什么用呢?

越是努力想要抓住,越是会流失于指缝。到头来,不过一场空罢了……不是吗?

所以——

与其沉溺于无法挽回的过去,不如好好把握现在——

没错,现在……是早餐时间啊。

想到这里,我果断甩开了多余的思绪,以最快的速度起床并完成早上的例行日记,接着洗漱和整理仪容,收拾好一切便可以出门了。

转身,最后看了一眼窗外曦微的晨光,在隐约的虫鸣鸟叫声中感受着宁静祥和的氛围,调整了一下心情。

梦已经醒来。

新的一天已经开始。

……

似乎是来早了一些,宽敞明亮的学院餐厅中只有零星的人影。放眼望去,没一个认识的,于是我随便找了个位置,一边享受着悠闲的早餐时间,一边整理当前信息。

首先……

现在是星辰历3612年4月19日。

虽然感觉经历了过于漫长的时光,也似乎发生了很多事,但是离校至今还不到十天。但无论如何,接下来就要返回星辰学院了。

不过在那之前,还有一些收尾工作要做。

之前,也就是昨天……

因为发生了某些事故,整个比赛提前结束——这是风尘仆仆的主办方众人抵达现场后,第一时间作出的通知。

一句话概括了前因后果,简单粗暴而又直接了当。

于是,所有参赛者告别了古老的城市,回到晨风学院,并在导师们的陪同下进行了身心检查和必要的治疗,折腾大半夜后才能去休息——虽然我表示自己一切正常,但其他人还是不太放心,不由分说就把我拽到了医务室——好在晚餐正常提供,否则绝对不能忍啊。

整个过程中,无论是外来的参赛者还是本地的学员们,大多都是一脸茫然或不明真相的样子。但在师长们的安抚之下,几乎是立刻就将所有的疑问抛到了九霄云外,像一群温顺的食草动物般让人省心——比如我的四位队友。

当然,凡事总有例外。

不知是先天突变还是后天觉醒的缘故,在庞大的食草动物群体中,还是混有极少数野性难驯的食肉动物……或者杂食性动物。

比如某个一言不合就放火的家伙,显然对于官方的说法不屑一顾,但他自己也不屑于向别人解释什么。

此外,同样接触过反派BOSS及其黑幕的普利埃特,似乎也没有把具体经过告知他的小伙伴们,而是避重就轻,不了了之——但面对晨风学院的高层,恐怕就会知无不言了吧。

至于我……

“究竟发生了什么”这种问题,没有一个人问过我。

所以,“没什么特别的”这句万能台词,也就没机会说了。

总之——

在这属于光明的时间,面对着永远沐浴在光辉中的、世界表面的居民们,一切属于黑暗的话语都是不应当被提起的。

这是里世界不成文的规定,但也不仅仅是规定。

于是——

和每一次因为非法组织而导致的犯罪事件一样,会尽可能从受害者的记忆中抹去痕迹,明面上的记录也不会提及真相,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也只是仿佛而已。

而对于游走在光明与黑暗之间的人们,则意味着……不能放在台面上的工作又增加了。

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不知道的地方,我所不知道的人们具体做了些什么来收拾局面……似乎可以想象。

所以,虽然昨天就宣布了比赛结束,但是今天上午才真正落幕——如果没有夜之一族来搞破坏,原本就该是这个时间结束的。

所以,对于绝大多数不明真相的人来说,只要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就行了。

所以……

这次的事件,到此为止了。

那么……

主线任务告一段落,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支线任务了。

没错。

罗伊特的信,以及后续的回信。

除此之外,这段时间好像就没触发别的任务了——其实应该有不少隐藏任务的,但我既不是致力于服务大众的人民公仆,也没有追求事事完美的强迫症,就懒得费心费力了。

先前有过约定,离开之前我会再去一趟,让露伊女士有足够的时间来慢慢写回信。

那么,我是吃完早餐就去,还是等到闭幕式结束之后比较好呢?

没有意外的话,现在过去完全来得及……可凡事就怕意外不是吗?而且,虽然没有任何根据,总觉得这个时间点去了也找不到人——直觉加推理的结果。

嗯……

还是等正事完了再说吧。

反正有足够的自由活动时间,不管跑去哪里,记得在预定的返校时间回来集合就好——和最初到来时一样,都是下午三点。

那么……

好像没什么需要考虑的了,就这样吧。

于是……

就这样,我心不在焉地吃完了早餐,然后面无表情地迎来了几位队友。看着少年少女们以种种心情发表种种感慨,看着一个个认识或不认识的人们纷纷登场,我没有在意旁人说了什么或做了什么,只是像往常一样的沉默。

于是——

阳光灿烂的晴空下,人山人海的会场中,默默看着似乎与数天前一般无二的场景,静静感受着并没有多少变化的氛围,我的心情……更加微妙了。

此时此刻,置身于已经不算陌生的环境,面对着渐渐开始熟悉的人们,我却觉得,比起最初……更加遥远而疏离。

像有某种透明的屏障,隔开了两个世界。

像是隔着屏幕在看旁人的故事,为自己所见,却与自己无关。

像这样……

无悲无喜,无忧无惧。

心中平静无波,不为外物所动,只有一片沉寂。

沉寂的,仿佛心脏不再跳动。

……没错。

就是这种感觉。

从不久前……不,是早上开始,一觉醒来后,就觉得心里空空的,好像少了什么。

为什么呢?

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

却又说不清哪里不对。

只是……

仿佛有某种事物在深不见底的水下酝酿,只有一串串气泡不断上浮,显出征兆。

仿佛有水滴落在镜子般的湖面上,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绞碎了原本的倒影,呈现出新的画面。

那是……

某种微弱的声音持续响起,在心底诉说。

想要远离。

却又想要归去。

这是……

果然,在文艺青年和阴沉少年之后,终于轮到这一位崛起了吗?

唯一的执着。

无言的遗憾。

然后是……是什么呢?

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一个我,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名字,相貌,性别,年龄,种族,身份……一切的一切,全都了无痕迹。

现在的我,所能触及的,只有残破到难以辨识的心情,只有在不经意间折射出一线光彩的记忆碎片,无法还原出清晰而具体的形象。或许今后会激活新的记忆,或者是通过梦境来追溯过往,从而得到一些有效信息。但到目前为止,还是连个代称都没有的未知存在。

那么,为了便于称呼,就称之为……X先生?

嗯……感觉好像有点怪怪的,但一时间也想不到更合适的称呼了……总不能每一次都说【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一个我】吧?

嗯……吐槽之力似乎恢复了一些。

看样子,比起文艺青年和阴沉少年,这位X先生的意志要高出不止一个档次——年代越久,执念就越深是吗?

总之,正因为这份执念埋藏的太过深重,所以平常都处于沉眠状态,很难遇到什么契机来使之激活。可一旦将其唤醒,就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时间难以平复其影响。

总之……

简单来说,我陷入了某种精神上的负面状态,持续时间不定。

这种状态,大概可以称之为:看破红尘。

具体效果则是:使人在认识到世事无常、人生皆苦的道理后,放下对欲望的追求和执着,对世俗生活中的喜怒哀乐、生老病死、富贵贫穷等“外相”都能淡然面对,明白这些“外相”到头来都是虚幻,达到超然物外的精神境界……等等,这么一看,好像也不算负面?

总之……

就这样,在我沉浸于对内心世界的探索与自我认知的过程中,外界的时间悄然流逝。

就这样,一年一度的学院竞技圆满结束,落下了帷幕……今年的名次如何?完全没注意啊……算了,反正不重要。

于是……

接下来的自由活动时间,面对着各自散去的人群,一时间有些不知何去何从的茫然。

一句话打发掉身旁的四个小家伙后,正在考虑是不是该找个地方继续思考人生比较好,就看见某个意料之中的人影径直走来。

「艾维利安,你……现在有空吗?」

我要是说“没空”的话,你打算怎么办呢?

『有话直说。』

由于心情的原因,我懒得多说废话,态度也完全称不上客气。对此,对方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愉快,而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友好,让人有火也发不出来——何况我本来就没有敌意。

于是,作为晨风学院的代表性人物,永远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的普利埃特同学,很快用简单明了的话语表达了来意。

不出所料,是关于某人的回信一事。

但是看得出来,除此之外,还有某些不便于在公共场所明说的话题。

于是很快的,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再次前往那栋绿树成荫的小屋。虽然路线有些复杂,但我只要走过一次就不会忘记……但是看他这么热情,我也就不泼冷水了。

一路上,普利埃特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又不知从何说起,于是只能在沉默中持续着酝酿——也不知道是他自己又陷入了纠结,还是因为此刻面对的是我所以才会这么纠结——总之一定不是我的问题。

于是一路无言,直至目的地。

眼看着与记忆中重叠的画面,经历了既视感满满的情景之后,露伊女士再次热情地招待了我们,并将准备好的回信交到了我的手上。没有千叮咛万嘱咐的话语,表情也是从容镇静的几近淡然,仿佛这不是要向自己失散多年的孩子传递讯息,而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但,那封信中承载的情感,那道目光中凝聚的思念,我很难用有限的文字来描述。

「真的……不知该如何感谢。」

对方微笑着,仿佛整个人都沐浴在光辉中一样,笑容中毫无阴霾。

「作为答谢,只要是我能做到的……请尽管说。」

这是……要发放任务报酬了吗?

『随便。』

反正是举手之劳,不是为了得到什么才做的。但如果别人一定要回馈什么好处,我也没必要拒绝不是吗?

「那么,请收下这个。」

对方没有犹豫,取出一样东西向我递来,也不知是平时就带在身上还是事先准备好的。

下意识地接了过来,托在掌上。

那是一个小巧精致的水晶瓶,差不多有两个指节那么长,乍看像是个微型沙漏。仔细观察,在阳光下折射着绚丽光彩的瓶身中,盛放着一颗米粒大小的东西,看起来就像是——

「这是祈愿之花的种子。」

祈愿……花?

「据说,在埋下种子的时候许愿,等到花开之时,愿望就会实现。」

【序幕】花的约定

【BGM】游子归兮

为《惊鸿秦歌》而作的曲子,但是用在这里也很适合——就曲名和曲风而言。

【看破红尘】相关描述来自百度百科释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