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红柿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不落的星辰 > 08 记忆之锁全文阅读

2:12 S

坠落。

……

缓缓的,不可抗拒的,在仿佛永无止境的黑暗中下沉。

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感觉不到,半梦半醒的意识只知道自己的存在。

存在?

存在。

存在……

『我,为何存在于此?』

平静的,毫无情感波动的非人之声响起。无法分辨究竟是自己还是他人在说话,遥远的无法在记忆中找到任何痕迹,却又熟悉的像是重复过无数遍。

『为了父亲大人的愿望。』另一个声音作出回答。同样的平静无波,却又像是在叹息着什么。

『你,为何存在于此?』

……

像是很短暂又像是经过了漫长的时光后,非人之声持续着重复问题。

『你,为何存在于此?』

……

一片虚无的黑暗中出现了光。遥远的,微茫的,破晓之光。于是渐渐映出了某个身影,听见了某个声音:

「为了来见你。」

那个人这样回答着。简单的话语不同于以往任何一个答案。温和而温暖的声音中流露着某种不曾接触过的情感。那样鲜活而坚定的微笑就像是黎明前的第一道光,为整个世界带来了色彩。

从这天起,有什么开始改变。

从这天起——

明媚的,黯淡的,纯粹的,复杂的……种种色彩纷纷映入这虚无的双瞳中,描绘出一个个似真似幻的场景。

愉快的,忧伤的,幸福的,痛苦的……种种情感渐渐渗入这空无的心脏中,铭刻成一幕幕无法忘却的记忆。

像有一部厚厚的画册被翻开,一页一页讲述着故事的片断:

白雪纷飞的天空下,谁伸出了手。

红叶如火的大地上,谁唱起了歌。

星辰流转的天地间,谁约定了永恒。

月色辉映的湖水边,谁许下了愿望。

……

然后,是终将来临的别离。

画面定格在那些远去的背影上,接着一点点地溃散,直到整个画册彻底碎裂成无数残片,混入了悄然涌现在周围的更多的碎片中,渐渐酝酿成风暴。

记忆的风暴,无法抑制地席卷了整个世界。

种种声音与影象接踵而至,真实的好像就发生在此时此刻却又杂乱的毫无关联,使不堪负荷的精神几近溃散……

……

……

……

我,是谁?

……

这里,是什么地方?

……

之前……

我……

究竟是……

『……艾维利安。』

某个声音突然响起。飘渺的,悠远的,不知从何而来,也无法判断其种族、年龄或是性别。但不知为何,听了就有种毫无理由的反感,却又掺杂了其它的什么……

『艾维利安。』

再次响起的声音中多了几分催促的意味。

艾维利安?

这个,是指我吗?

『听见了就回一声啊,你这个大·傻·瓜!』

句末陡然拔高的音量有如平地惊雷,震得我思绪中断片刻后才意识到该作出回答:

『听见了。』

『总算找到了,你这个家伙……』像是去除了什么障碍,遥远的声音一下子清晰起来,说话者似乎就在眼前,然而只有黑暗弥漫的世界中什么也看不见,『真是的,你的内心到底是有多阴暗多见不得光啊?』

『我?』

『没错,就是你。来点光吧!』

『光?』

下意识地复述这个名词并回想起其含义后,视野在转瞬间亮了起来。黑暗退散,光明绽放,像是回应我的呼唤而来。

接着,显现于眼前的是——

底色浓重的黑袍沉淀了万物的暗影,边缘交错的白纹浮动了星辰的光辉,于是融合了一切色彩的服饰中只显出两种纯色。

丝缕飘渺的银发汇聚了时间的流动,深邃无底的金瞳映照了空间的延伸,而那看似随意的表情中是一切理所当然的从容。

黑衣白纹,银发金瞳,全身笼罩着某种奇妙感的少年。

不。

这并不是对方真正的姿态,而是……

『嗯,真是个单调的世界呢。』打量了一下环境,少年自顾自地开始发表评论。

世界?

对了,这里是意识的深层,通称心象世界。一切都是心灵的具象。

看看周围,视野所及之处一片空旷。

脚下铺开的,是犹如镜子横置般的黑色平面,没有任何多余之物,但能感觉到,看不见的下方似乎埋藏了什么。

空中环绕的,是盘旋上升的一道道白色台阶,彼此毫不相连地悬浮着,路线整齐且没有分支,只是视野有限看不见终点究竟有多高。

『不过这样也好,不用担心迷路。』评论继续中。

『迷路?』

『没错,我就是来为迷途的羔羊指引道路的~』灿然一笑,少年看起来似乎很愉快,但那金子般的眼眸中显出了几分难以捉摸的神色,『到这阶梯的最顶端去,没有意外的话那里会有一道开启的门,你要做的就是尽快到达那个门里——进错门可就回不去了喔~』

『回……去?』

『照做就行了,别问那么多——反正很快就会忘记的吧。』

『忘记?』

『啊,真是够了!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么多话呢?一个劲重复我说过的,简直——』不知想到了什么,以手抚额的少年中断话语,然后有些恍然地看看我,『真是的,表象看的多了,差点忘记你的本质……』

近在咫尺的金瞳中映出了某个身影,那是比黑暗更黑暗的虚无。

虚无……

存在的不存在,不存在的存在。

『失去情感相关的记忆,虚假的人格也就不复存在了……吗?』少年注视着我,目光中是难以辨别的复杂之色。

情感,记忆,虚假,人格……

『不存在?』

『是啊,不存在。存在于此的你不是艾维利安,也不是其它的什么人,只是——』少年轻轻地叹息着,其中似乎蕴含了深深的思绪,却又像是冷漠的毫无感情,『算了,现在说这些也没意义。』

『意义?』

『一切事物的存在都不会毫无意义,你曾经这样说过呢。』

『曾经?』

『曾经,你就是太在意这些才会像个傻瓜一样——嘛,虽说你原本就没聪明过,可也不至于自寻死路吧。』眉头一皱,少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语气也加重了几分,『真是……明明比谁都清楚的不是吗?你的愿望,那个不被允许的愿望,无论怎样尝试都是徒劳!』

『徒劳……的?』

『常识的部分还在吧,那么现在的你应该很明白,父亲大人的意志是——』

『绝对……的?』

周围出现了短暂的沉寂。

四目相对,少年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庄严肃穆:

『现在,还来得及。』

『来得及?』

『放弃无意义的坚持,从这扭曲的梦境中醒来,让一切回归正轨!』

『回……来?』

『嗯,回到——』

『不。』

『……?』

『大家,谁也没有回来……』

少年的神色从疑惑转为惊诧,随即环视周围,表情凝重起来。

原本空无一物的地面上不知何时溢出了微小的光粒,悄然浮动着,然后融入此身。那是记忆的尘埃,是从来不曾刻意去铭记却会在不经意间想起的微小记忆,在一点一滴倾注着散碎的信息:

「等我们回来。」

某个声音这样说了。可是,结果是——

「谁也没有回来。」

谁也没有……

于是只有自己被留在这里,在漫长的时光中等待着永远不会来临的重逢。

……

『艾维利安!』

有些涣散的意识重新凝聚起来时,少年的指尖正点在我的额心,而先前扰乱心志的杂音像是被驱赶一般正在从记忆中消失……

『听好了,没时间了。我的封锁维持不了多久,所以在那之前——因为失控而被过多的记忆淹没之前——你必须回到安全的表层意识中去,其它的什么也别管,明白的话就立刻行动起来!』

『……明白。』看着那近在咫尺的金色眼眸,虽然有些弄不清状况但还是不自觉地做出了回应。

『快去!』

少年抬手指向阶梯的最底层,表情更加严肃。于是我下意识地照办了。

只有黑色延伸的脚下开始震动,似乎有什么即将破土而出。在悬浮的阶梯上绕行一圈后,低头去看,地面附近已被黑暗所笼罩,无法分辨对方是否还在原处。凝望着那片未知的黑暗,突然就有种莫名的不安感……

『还在磨蹭什么?快点上去!』

听见下方传来的催促声,我不再多想,开始集中精力赶路。

阶梯很长,每上升一段距离就有一道闭合的门。确切地说不是完全闭合,而是像随时会被打开般留了丝缝隙。所有门扉的形态色彩材质等各异,唯一的共同点是都上了锁——不知延伸到何处的锁链交叉束缚,牢牢封住了每道门。

不知过了多久,下方黑暗蔓延的速度已明显加快。

丝丝缕缕的破碎声从最近的门扉处响起,那是一条条锁链正在断裂。

随着阻碍的去除,缓缓敞开一丝的门缝处开始有闪烁的光粒往外溢出,弥漫在各个角落。避无可避,一部分很快就吸附过来并融入体内,与此同时便有种种零乱而细碎的信息浮现在意识中。

……不行。

集中精神,尽可能快地继续前行着,终于到达了阶梯的顶端。出现在那里的是……两扇门?

仔细一看都没上锁,不过敞开的只有其中一边。

越来越多的光尘己严重妨碍了视野,可以看见其中已掺了不少碎片。而更深的下方似乎有什么正在爆发,即将席卷而来。

没有闲暇再去细想或观察什么,径直走向敞开的门那边。可就在踏入的同时,呼啸而至的风暴也已气势汹汹地袭来,于是庞大而又杂乱无章的信息在转眼间淹没了一切。

……

……

……

升腾。

……

缓缓的,不可抗拒的,在仿佛永无止境的黑暗中上浮。

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感觉不到,半梦半醒的意识不明白心底的哀伤。

哀伤……

疼痛的,苦涩的,难以言喻的哀伤,满溢在温暖却又冰凉的水中,像是冷却的泪滴汇聚成海。

泪,的海洋。

……

是谁在哭泣呢?

是谁,将哀伤融化在笑容中?

……

朦胧的视野中出现了光。

温柔的,明媚的,如水如月的微光,悄然渗透了所有的黑暗。

隔着越来越浅的水之屏障,依稀可见彼端的某个身影。

那是——

那是……

谁?

……

随着上浮的过程,大片空白的记忆中有越来越多的部分在流失、沉淀,取而代之的是某种条理清晰的信息渐次填充。

我是……

我是——

意为远离不幸的,艾维利安。

被赋予了无限祝福,但愿所有泪水终将化作笑容……的这个名字,是现在的我,现在的名字。

没错。

我是艾维利安,不是其它的什么人——

……

……

……

我做了个奇怪的梦。

周围的场景不断变换,所见的人物出现了又消失,像是把无数电影的片段剪切在一起。

类似于古代东方的亭台轩榭、殿堂楼阁,西方的城堡、庙宇、塔楼等,还有难以形容的仿佛不属于人世的地方,以及形象各异的人们不停地闪现。有些是正常人的样子,有些却是幻想故事中也不曾见过的物种,有的只是非常模糊的影子,有的却连动作、表情都依稀可见。而我,有时是其中之一,有时又只是纯粹的旁观者,不存在于任何地方……

整个梦境好像是由无数碎片拼凑而成,彼此之间难以构成联系,只有一个地方不同。

那是在梦境的最后。

安静的,只有黑色弥漫的世界。

某个身影伫立在空荡荡的河边,长久地凝视着河面。从这个角度看不清其样貌与表情,更不知究竟在想些什么。

视野靠近黑色的河流,开始聚焦于倒影的眼睛。刹那间有种微妙的感觉,分不清自己究竟是这个人本身,还是仅作为水上的倒影而存在。

岸边的人影缓缓俯身,一手轻轻贴在异常平静的水面上。

接触的瞬间,似乎有很多无形之物迅速融入水中,然后无可奈何地随波而逝。

这一刻起,我开始感到哀伤。

存在于此的我,铭刻于灵魂的记忆之伤。越来越多的哀伤,非常沉重的哀伤,几乎淹没了全部的意识。

最后的瞬间,看见了这个人的眼睛。如同这幽深沉寂的水面一般,没有丝毫波澜,也显不出任何光彩,就像是……虚无。

虚无……

不知喜怒哀乐,无所谓爱恨的无情之物。

……

这是我最哀伤的时刻。

然后,然后——

……

我醒了。

睁开双眼的瞬间,恍如隔世。

像是做了个漫长的梦,一时还分不清现实与虚幻的界限,模糊不清的记忆无法及时整理完毕。

……

视野中是散布着浅蓝色纹理的大片纯白,细看似乎正透着微光,清冷却温柔。

流水般的温柔……

这是,和那个人很相称的水纹石。

水……

最初见到时还不知道,这是种能够自行凝聚水之力的宝石,非常有利于治愈伤病。可是,会奢侈到用来建房子的恐怕也只有——

星辰学院。

对了,这里是星辰学院的医务室。那么我——

我是……

……

像有束缚于身的锁链彻底断裂开来,一瞬间有某种被抑制在心底的事物得到了解放。

精神凝聚。

思维明晰。

……

没错。

我是艾维利安,不是其它的什么人!